红军在黎坝

发布时间:2018-03-01 来源: 作者:余成明

   

   

  这里的黎坝是指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川陕苏区陕南县中共范家窝塘区委和范家窝塘区苏维埃政府所辖及红34团从苏家坡出发剿匪到进驻木竹寺及其以后所活动的区域。 

  一、奠基木竹寺 

  19333月,红十师特务团接219团驻防钢溪河,在钢溪河剿灭土匪景辉秀势力之后,奉命进驻陕西镇巴县境苏家坡。在白杨坪击溃川陕边游击司令王三春边棚兵李国太营。特务团民运股长汪建柱组织带领战士在苏家坡周围宣传红军土地革命三大政策,相继建立闻家坪、侯家岩乡苏维埃政府。4月,苏家坡红军特务团二营和当地赤卫军,将三元坝驻军王三春部彭亚云营击溃至降东河。农历5月,特务团改编为红1234团,调219团二营营长张子仪任团长。是时,王三春急令驻三元坝第三团彭亚云营抢占伍家垭,窃据道寺观、马家寨高地,直逼红军驻地苏家坡、闻家坪。张团长决定,一路由赵正奎营长带两连战士,穿林绕道敌阵地西北,待机发起攻击;另一路由吴副团长指挥7连向南首先进攻,诱敌跳出阵地,为赵营长进攻创造有利条件,然后两路夹击敌人。在红军战士猛烈攻击下,彭亚云营不支,逃回三元坝。 

  红军与敌守军王三春作战的同时,还对地方反动团练大本团、神团予以打击,在天观堂、癞子沟、老君山、简池坝、苟习垭、大池坝等地多次作战。在池洋转家坪一带活动的苟邦体神团在青林寺与红军为敌,从南郑县请来所谓道法高超白鬓银鬚的许老道在道寺庵、瓦龙门训练神兵。他们作战时,头勒红綾,腰系黄布带,赤臂,手舞足蹈,掐诀念咒,“上帝显威灵,打不钻,杀不尽,皇母娘娘会救命……”。红34团一方面加强政治宣传,讲清封建迷信是封建统治者压迫剥削劳苦大众的一种手段,从思想上冲破敌人的精神防线,使受蒙蔽群众退出神团。另一方面实行武装斗争,消灭神团骨干分子。同月,在马家寨、青林寺打神团战斗中,将其有生力量消灭,残敌逃入万木山老林。在转家坪战斗中,许老道被团民运股汪建柱股长一枪毙命,其余见许老道倒下,便一哄而散。战士们乘胜追击,驱敌于巴山林。万僧寺有80多名僧侣,也属于苟邦体神团,红军遂没收了万僧寺庙产200多亩水田,分给贫苦农民。  

  34团在驱打李国太边棚兵,战胜彭亚云营,重创青林寺、万僧寺神团之后,利用王三春第三团第二次进攻简池坝失败,士气低落的有利时机,乘胜追击,沿汤家河、八步岩分两路进攻三元坝。一路由8连连长张先杨带战士神速抢占谢家垭口高地,一路由三营营长赵正奎带队从庙垭沿小路到陡嘴子。然后同时向三元坝守敌发起猛烈攻击。敌军被红军雷鸣电闪般的突袭吓懵了,措手不及,只零星地回了几枪,便丢盔弃甲,从后山溃逃到尖山子。第二天,天还未亮,34团兵发两路进攻尖山子。一路去尖山子东侧防备降头山敌人增援,一路进攻尖山子敌主阵地。由于敌居高临下攻击未克,张团长立即调整作战方案,决定由一支游击队阻敌增援,34团集中兵力攻尖山子。先派一个班佯攻,吸引敌火力,然后组织突击队以雷迅不及掩耳之势打开一条通道,集中力量强攻。晌午时刻,赵营长带领突击队进入敌前沿阵地,干掉敌哨兵,俘虏敌号兵,迅速冲入敌阵地。敌在慌乱中且战且退,下山经黎坝逃向关门垭,企图利用松包寨鹿寨暗堡继续顽抗。 

  张团长带领战士紧追不放,是日晚在徐家营请当地农民带路,抄生僻小道夜袭松包寨。连长刘家林等十几名勇士从右侧摸后寨,赵营长带战士从左侧摸前寨,敌人本来就惊魂未定,又遭突然打击,在慌乱中向东退到狮子梁据险防守。这里怪石嶙峋,竹木茂密,地形复杂,天然屏障多,红军付出了很大代价才击溃敌人。残部钻山林溃逃到降头山。红军班长熊大洲、杨松先、方班长等多人壮烈牺牲。 

  9月,李章文部伙同大刀会神团破坏了红花坪乡马家岭村苏维埃,伺机进攻红军马鞍寨阵地。红军和红花坪赤卫军,利用马鞍寨有利地形将敌包围在天池坎、杨家岭。敌见状不妙夺路而逃,红军尾追至过街楼的观音山,再至赵家山。在与敌战斗正酣,却又处于腹背受敌的危急时刻,驻天官塘红军及时支援。红军乘势一鼓作气攻上赵家山,焚毁了盘踞在这里的匪徒老巢。松包寨、马鞍寨和赵家山战斗的胜利,迫使敌人只能孤守川陕要隘降头山、小头寨。促成两军对垒,互不相让格局,从此,红34团三营由团长张子仪带领,移驻关门垭和木竹寺(一营为机动营随师部常驻万源、白沙一带;二营由政委冯友灿带领,常驻万源和镇巴滚龙坡)。团政治处肖主任带领战士们宣传红军政策,发展苏维埃政权,建立党的组织。先后在木竹寺周围建立起红花坪、黎坝、过街楼、关门垭、环山子等乡苏维埃政府,开展土地革命运动。 

  二、党的组织建设和政权建设 

  牡丹园乡苏维埃政府 19334月,红十师特务团三营在白杨坪击溃王三春边棚兵李国太营,团民运股先在王家坪和赵家坪建立了赵家坪村苏,主席吴洪兴。6月,将村苏维埃政府改为乡苏维埃政府,属赤北县钢溪区苏辖。乡苏主席张文钦,文化委员谭克伦,土地委员包继林,包任职三个月后调任粮食委员,席云兴接任,经济委员杜富林,妇女委员会委员长范五女子。乡苏童子团连长贺兴让,班长杜玉堂。红花坪乡苏少先队队长李子美,童子团队长张松林,有童子团员30多人。10,乡苏驻地迁至牡丹园,划归陕南县红花坪区苏领导。12月,乡苏主席张文钦叛变,乡苏维埃政府驻地被大本团攻占,赤卫军班长杜玉堂在反击中壮烈牺牲,乡苏维埃政府解散。同月,张文钦被侯家岩乡苏主席王正阳带领赤卫军队员在王文凯家中捉拿送竹峪关红军师部处死。之后,牡丹园乡苏辖地分别划归侯家岩乡苏和关门垭乡苏管辖。牡丹园乡苏赤卫军连长罗天福,排长杨永贵。红军撤离镇巴苏区后罗天富当土匪,杨永贵参加大本团任班长。12月,侯家岩乡苏主席王正阳带领赤卫军队员,配合红军在王文凯家中捉住通敌叛变的牡丹园乡苏主席张文钦,送竹峪关红军师部处死。 

  侯家岩乡苏维埃政府 19334月,红十师特务团3营从四川什字坝到苏家坡,赶走王三春匪部李国太营。5月,派以李世春为队长的7人宣传队,在侯家岩宣传红军政策,发动群众,建立侯家岩乡苏维埃政府,属赤北县钢溪区苏辖。选举王正阳为主席。土地委员胡明珠,劳工委员吴天禄,粮食委员车成明,内务委员王正品,经济委员张银海,交通委员王正应,文化委员王正统。运输队长王文章。乡苏少先队队长范从恩、副队长王文昭。9月,苏维埃乡苏政府从侯家岩迁大白杨坪。同月,牡丹园乡苏主席张文钦带人抄了王正阳和王正统的家,并抓走王正阳。侯家岩乡苏因无人领导,遂停止工作。后来红34团(原特务团改编)查清问题,送回王正阳。11月,在小白杨坪恢复侯家岩乡苏维埃政府,王正阳继任主席。是时,侯家岩乡苏划归陕南县范家窝塘区苏管辖。土地委员张应福,粮食委员车成明,劳工委员胡明珠,内务委员王正品,文化委员钱正中,交通委员王正应。侯家岩乡苏先后辖5个村苏维埃:第一村苏大柏杨,主席依次是王信元、王发元、吴天禄;第二村苏李家梁、村苏主席李奎;第三村苏宋家坪,主席王正全;第四村苏毛家坪,主席易强成;第五村苏白土坪,主席杜友鹏,该村后划归牡丹园乡苏。 

  在成立侯家岩乡苏维埃政府的同时,成立了侯家岩乡苏赤卫军,张银海任连长,张银海改任乡苏经济委员后,由王正宇接任。下设一个排和两个班,排长王正宇,一班班长:一任王正宇,二任王文裕;二班班长王文斌。王正宇后来被大本团杀害。 

  1934年底,乡苏维埃政府机关干部和赤卫军在国民党镇巴县保安团第四义勇队的围攻中转移到木竹寺红343营驻地,于19352月入川参加长征。 

  黎坝乡苏维埃政府  1933年夏,红343营在邱家湾击溃王三春部一个营后,团政治处王志才在烂坝子建立烂坝子村苏维埃,同时还建立村苏童子团和少先队,刘家芳为团长。农历724日,红34团政治处在宝山寺召开群众大会,成立黎坝乡苏维埃政府。隶属于赤北县钢溪区苏维埃政府,11月后改属范家窝塘区苏维埃政府辖。乡苏主席一任徐明奎,因是土豪任职几天后被撤职,二任彭太荣(又名彭老七),文化委员刘世华,土地委员田多富,经济委员孙朝江,粮食委员王汉兴,裁判委员王文华,内务委员田启禹,委员会妇女委员长王文秀,代表有田敬明、徐宝奎等。黎坝乡苏辖3个村:第一村苏干河子(姜家院子),主席一任田多富(后调任乡苏任土地委员),二任任家珍;第二村苏西湾(王家院子),主席徐明奎;第三村苏烂坝子,主席刘家柱。黎坝乡苏二任主席彭太荣的家193310月被大本团抢劫,1935年遭大本团杀害;裁判委员王文华1934年被大本团杀害。 

  黎坝乡苏赤卫军连连长杨永芳,下设排,排长田治洪,班长赵大兴、田洪福、郝成玉等人。有队员20多人。 

  黎坝乡苏童子团,连长王自才,团员有刘家芳、冯天寿等。王自才、刘家芳、冯天寿带头参加红军。 

  193311月,国民党38101团占领降头山,黎坝成为游击区,黎坝乡苏维埃政府转移到关门垭。12月,小头寨大本团饶世民、郝映周带领匪徒将过街楼乡苏打垮,乡苏主席刘升芳被杀害,乡村苏部分干部和赤卫军先到铁佛寺驻军353营,后与撤退至此的环山子、黎坝乡苏工作人员一起组建关门垭乡苏维埃政府。 

  红花坪乡苏维埃政府 193367日,红34团派一位连指导员和廖班长带11名战士到符家河坝宣传红军政策,发动群众。9日,在天池坎建立村苏维埃,郝成连任村苏主席,刘应明任副主席,严万益任土地委员,严代华任粮食委员,刘文才任经济委员。92日,红34团在红花坪张国钧家成立红花坪乡苏维埃政府,选举严万益为乡苏主席,郝成连为副主席。乡苏土地委员郝玉明,经济委员兼劳工委员刘文才,粮食委员严代华,文化委员刘应明,交通委员任正云,炊事员郝玉儒,妇女委员黄义珍,代表有易登明、符开学、黄义珍等。乡苏少先队队长李绪科,副队长李子美。乡苏辖3个村苏:第一村苏红花坪,主席刘玉明,刘病故后,易登荣接任;二村马家岭,村苏主席郝成恩;三村苏邓长沟,村苏主席鲁明礼。12月,由于过街楼乡苏维埃政府机关驻地被大本团攻占,严万益惧怕敌人,给小沟河大本团首领杜成家写信联系投降事宜,其行为暴露后送到木竹寺被红军处决。红花坪乡苏迁赵家坪,与区苏维埃政府一起办公。乡苏主席严万益叛变被,鲁明礼任主席,副主席刘应明,文化委员肖正学,劳工委员刘文才,经济委员包继林、粮食委员严代华。  

  红花坪乡苏赤卫军班班长符开由,战士有符开学、严正朝、郝成贤、杨国成、任朝富、符开国、郝玉香等30多人。冬,红花坪乡苏被大本团打垮,乡苏部分工作人员到范家窝塘区苏。 

  19352月,乡苏维埃政府机关遭国民党镇巴县保安团第四义勇队的围剿,乡苏工作人员转移到木竹寺红343营驻地,随同红军一道参加长征。 

  过街楼乡苏维埃政府 1933年农历五月初,红军某部从竹峪关的板桥子经徐家河到过街楼,在庄房沟小营召开群众大会,宣传政策,当天返回。7月中旬,红34团派来两支小分队,一支由一位指导员带领10多人经红花坪到马家岭;一支由团政治处涂科长、詹科长带领一个连,到过街楼驻琼林寺。先在马家岭建立村苏,属红花坪乡苏管辖。9月,村苏被王三春部连长李文带匪徒打垮,烧了村苏的房子。后再次恢复成立村苏,改属过街楼乡苏管辖。10月初,在过街楼中街姚正德家建立过街楼乡苏维埃政府。乡苏主席刘升芳,副主席郝成榜,文化委员一任武洪登(四川板桥人),二任黄玉甲,经济委员兼内务委员郝世应,粮食委员任正选,交通委员郝玉甲,妇女委员会委员长刘光彩。过街楼乡苏辖3个村苏:过街楼村苏,一任主席张永甲,二任郝成齐;马家岭村苏,主席郝成恩;雪口坝村苏,主席郝映寿。 

  乡苏赤卫军连连长全玉奇,由郝成英接任连长。下设3个班,一班班长郝成英,二班班长郝成奎,三班班长罗成章。 

  乡苏童子班,由赤卫军连长全玉奇和排长郝成英领导,班长郝成尧,团员有姚继安、郝平安、何金发、郝成家、郝光前、郝成山、郝成海等员30 多人,都是1113岁的儿童,每天主要是在街头站岗、放哨、查路条。过街楼赤卫军、童子团捉住坏分子邓朝元、郝玉明、郝应鳌送红花坪区苏处理。童子团员姚继安、郝平安,赤卫军二班班长罗成章参加红军。牡丹园乡童子团班长杜玉堂被匪徒杀害,连长贺兴让红军走后饿死。 

  12月,乡苏维埃政府机关遭到小头寨大本团饶世民、郝映周围攻。乡苏主席刘升芳被杀害被杀害于邓长沟,赤卫军连长郝成英被大本团杀害,乡村苏一部分干部和赤卫军到铁佛寺35团三营驻地,后分别参加红花坪和关门垭乡苏苏维埃政府机关工作。 

  环山子乡苏维埃政府  1933年农历7月,红34团一部进驻罗家堡。10月,红34团政治处宣传队在邬家院子召开群众大会,组织建立环山子乡苏维埃政府,选举鲁明礼为乡苏主席。土地委员孙传华,文化委员孙传学,粮食委员孙传道,经济委员潘金华,内务委员施玉善,劳工委员刘文科,交通委员孙爱华,妇女委员刘秦氏。环山子乡苏辖3个村苏:碾子河村苏,主席鲁明成;大树坪村苏,主席张兴礼;陆家河村苏,主席陆金柱。 

  环山子乡苏赤卫军连连长罗成章,排长先后有吴洪春、郝成金、杨定寿,队员有八九十人,主要武器是马刀、长矛、土枪。34团发了几只毛瑟枪。杨定寿后投大本团。乡苏童子团班长杨定义,童子团员有徐金荣、孙爱杨等多人。 

  同月,正当赤卫军准备将没收的田地、房屋和财产分给贫苦农民时,乡苏维埃政府机关驻地就遭到小头寨大本团的袭击而被迫解散,工作人员全部进入新组建的关门垭乡苏维埃政府工作。 

  关门垭乡苏维埃政府  193311月下旬,国民党38101团攻占降头山,地方民团活动猖獗,红34团决定将过街楼、环山子、长岭乡苏维埃机关驻地先后被大本团攻占,部分工作人员转移集中到关门垭,与先期到达的黎坝乡苏维埃政府机关工作人员一起组建关门垭乡苏维埃政府,选举刘祥荣任乡苏主席。19342月,刘祥荣调任范家窝塘区苏主席,陈占富接任乡苏主席。11月,田培基任乡苏主席,粮食委员苟一兴,土地委员徐宝富,经济委员何长富,裁判委员王文华,劳工委员田培基(后任乡苏主席),文化委员黎正刚。代表有徐宝全、田敬明、刘正义、龚光清、郝成礼等。关门垭乡苏辖3个村苏:一村苏干和子(姜家院子),主席田多富;二村苏塘口上,主席刘启明、冯铁匠;三村苏关门垭,主席吴洪兴。19352月,乡苏维埃政府机关工作人员随红军入川参加长征。 

  长岭乡苏维埃政府 193311月上旬,红34团三营赶走降头山守敌王三春匪部,追进镇巴县城。期间,团政治处驻长岭街上,在八庙岭发动群众组织建立长岭乡苏维埃政府,邱显发任主席。文化委员冉瑞普,土地委员郝廷寿,经济委员徐尚明,粮食委员贺占鳌,劳工委员杨盛堂,裁判委员徐尚明。长岭乡苏辖4个村苏:八庙岭村苏,主席冉瑞祥;降东河村苏,主席何长寿;甘家坪苏,主席姚代明;下坝村苏,主席刘祥银。长岭乡苏赤卫军连连长余廷华,余任职约10天因贪污撤职,张居栋接任连长职务。下设两个排,队员24人,武器有手枪一支,刀矛23把。  

  下旬,38101团和警备99攻占长岭,攻打降头山攻占长岭,长岭乡苏维埃政府被迫解散,乡苏工作人员撤退到木竹寺,参加关门垭乡苏维埃政府工作。 

  范家窝塘区委和范家窝塘区苏维埃政府 范家窝塘区委和范家窝塘区苏维埃政府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过程。193310月,34团政治处派人在驻地周围建立乡苏维埃政府,发展党的组织。下旬,在红花坪张国均家成立中共红花坪区委员会和红花坪区苏维埃政府,派张志洪任区委书记,陈义禄任区苏主席。12月,大本团攻占过街楼乡苏维埃政府驻地,红花坪区委和区苏从红花坪迁到赵家坪。19341月,区委改属中共陕南县委领导。同年2月的一天晚上,区委在张志洪主持下召开党员会,会议被小沟河大本团中队长刘禄前带队偷袭,区委和区苏人员被撵散,张志洪离走,陈义禄从此回家,其他工作人员随红军迁到黎坝的范家窝塘,重新组建范家窝塘区委和范家窝塘区苏维埃政府,红军干部王大普任区委书记,区内未设各部,选举刘祥荣任区苏主席。刘任职到19348月,调张银海接任。土地委员李正富李后来牺牲。经济委员温国民,粮食委员黄凤喜黄牺牲后冯德奎接任,文化委员孙传学,孙调县苏后周之荣接任,周后来叛变。工农饭店主任刘祥富,妇女委员会委员长杜成秀,炊事员徐天成。范家窝塘区先后辖红花坪、侯家岩、牡丹园、黎坝、环山子、过街楼、关门垭、长岭8个乡24个村苏维埃政府。 

   193310月,建立红花坪区苏维埃政府时,红花坪乡赤卫军合并到区赤卫军,建立区赤卫军大队。队长郝成奎,下设3个班,一班班长符开由;有对有十五六人;二班班长符开国,有队员十多人;三班班长任正选,有队员二十多人。193312月,红花坪赤卫军随区委、区苏迁赵家坪。19342月,随区委、区苏迁范家窝塘,赤卫军改编为范家窝塘区游击战斗连,连长郝成奎,有战士90多人。一班班长符开由,有战士30多人;二班班长符开国,有战士31人;三班班长杨国成,副班长杜启林,有战士29人。 

  19342月,范家窝塘区少先队和童子团成立,李绪科和张松林分别任少先队队长和童子团团长,有团员20多名。区少先队,队长李绪科,副队长李子美,有队员20多人。 

  1935130日,由于原黎坝乡苏赤卫军连长杨永芳叛变,给敌人通风报信,镇巴县第四常备队黄一甲及小沟河大本团杜成家带队,深夜偷袭范家窝塘区苏,烧毁区苏办公草房30多间。区委书记王大普带领区苏干部和区游击队员突围。区苏游击战斗连连长郝成奎和战士郝成久、杜成富为掩护区委和区苏工作人员突围,在战斗中壮烈牺牲,区苏人员撤到木竹寺同红34团驻地。2月初,红军撤离木竹寺,范家窝塘区苏和关门垭乡苏部分工作人员以及撤退到木竹寺的长岭、侯家岩乡苏部分工作人员及红花坪乡苏严代华、郝成举等随红军入川,参加长征。  

  三、剿匪巴山林 

  巴山林有一股土匪,匪首高树臣,1930年从北面逃窜入。他们时而活动于西乡南山,时而在巴山林、蔡坝河,据守山寨、关卡、要隘,“关羊圈”、绑票、拦路抢劫,无恶不作,且奸诈狡猾,诡计多端。国民党军队多次引诱、招安、进剿,都无可奈何。1933年红军在镇巴进行土地革命运动,高匪联合神团多次骚扰苏区。许多土豪劣绅、地主、掌柜都逃到巴山林、蔡坝河投靠他。。 

  一次,34团战士翻越潘家坡(沟),在瓦厂坪、薛家砭逐击股匪。当追到塔子河坝围捕纸厂袁老板时,发现老板早已携带妻室儿女钻进了巴山老林。于是,张团长找了几位可靠的农民进山侦查情况。冯铁匠和刘老三沿红鱼河北上到黎溪坪亲友家了解到高树臣匪徒的活动情况并查勘看了那里的山沟、岩洞和道路。临走时被该地一刘姓掌柜发现,报告了土匪小头目,匪徒立即组织追捕,最后在乡亲们的帮助下逃离虎口。景福元、王正裕沿尹家河而上,在两河口、太平等地住了7天,发现股匪翻越大窝塘向红鱼集结。何太吉等走十道湾,经浆池垭到道姑庵了解情况。在到蔡坝河途中被余匪发现,刚步入蔡坝河,就被匪徒暗算。 

  经过半个多月的侦查,了解匪徒情况后,张团长决定派通讯员先去观音庵与驻那里的红军取得联系,让他们去池洋截击股匪西逃。派赵营长带部队围剿高树臣。部队沿红鱼河艰难跋涉,在距温家坪不远处发现土匪,在段家洞子打了一仗。追至屈家坪,匪徒分成两路溃退,一路约几十人退到倒洞坝被7连连长江贤玉带领战士追击,歼敌于黎溪坪。另一路匪徒从屈家坪向西向蒿子坝溃退,正好遇上观音庵派去的红军阻击,匪徒钻入原始森林战士们风餐露宿,守住各个山卡,围剿了半夜之久,匪徒大部被歼,匪首高树臣被击毙。从此这股残害人民多年的土匪再也没见踪影。红军歼灭匪徒之后,还捕获,从苏区逃到那里去的土豪劣绅50多人,没收了几十捆毛边纸及粮食、衣物等财产。 

  四、烽火降头山 

  降头山位于镇巴县城西南海拔1456公尺,这段山脉是仁村、长岭三元的交汇点。处于川陕革命根据地北部防线最前沿,位置十分重要。  

  陕军在镇巴县最重要的前沿阵地降头山先由王三春一个连驻守,与红军主要阵地木竹寺山梁遥遥相对,红军数次奔袭后,王增派一个营加强防守。1933年农历915,(112)区赤卫军配合红343营及团部通讯排、侦查排、重机枪排共500 多人,在团长张子仪的率领下,一路由连长江贤玉带领战士从东侧进攻抢占降头山主峰东面山头。一路由连长郑国仲带一排绕到敌西北侧,向山上进攻。第三路由张团长亲自指挥,从西南穿林担任主攻。赤卫军作为第二梯队,在白副营长领导下随后跟进。三路战士同时发起进攻,风驰电掣,势如破竹,没打多久敌人很快败退溃逃。驻守甘家坪的敌军听到枪声,急忙赶来援助,行至漩涡坪。碰到溃败下来的敌军士兵,见红军如此勇猛。便同溃军一起深夜从镇巴县城南逃往四川城口。此役击溃降头山守敌王三春匪部杜忠孝团一个营,缴获步枪6支,棉衣100多套,和其他物资。敌军降头山溃败。震惊了城内王三春部守城1团,团长苟伯党听到城南枪声激烈,慌忙撤退,逃往四川城口一带。县长徐崇碧家眷、护兵逃到西乡县城,后被国民党陕西省政府严令撤职。3日红军团长张子仪带领战士和游击队员追进镇巴县城,匪兵已经逃跑,团作战指挥所驻扎周家营王家院子,派兵占领了黑虎梁、安垭梁等要地,命令侦查排前处拴马岭侦查敌情。4日,张团长命令乡约马马联芳通知县城的土豪劣绅和有罪恶的旧职人员到王家院子开会。前去开会的有张杨才、甘泽普、庞文广、庞文兴、周东屏、张南轩、石培植等18人,红军将他们扣留了起来,送长岭团政治处,经审查后镇压了罗炳臣、马联芳、甘泽普等6人,张扬才1人中飞弹而亡。释放了王子明、周联贵、戴思贤、周化科等7人。张联芳、何茂顺、张立鉴等4人逃跑。红军还没收了张杨才、庞文兴、马联芳、庞文广等土豪劣绅的财产分给穷人。红343营在镇巴驻守约一周时间,先后在城里武营院坝召开群众大会3次,每次都有三四百人参加。红军在城里缴获汉阳造步枪200多支、马尾炸弹40余枚。将缴获的棉花、布匹、药材及兵工厂、造币厂机器零件等物资运到吕祖庙,组织运输队在特务排保护下连夜运回木竹寺,机器零件转送红四方面军总经理部,为方面军建立自己的兵工厂和造币厂创造了条件。 

  红军夺下镇巴县城,惊动了国民党38军,急令101团团长张骏京和警备99团团长王宸尧各率本部昼夜兼程赴镇巴。12日,在拴马岭被红34团发展警戒的侦察排阻击。发现国民党38军即将抵达镇巴县城,13日红军主动撤离镇巴县城,撤退到长岭,仅留7连在青岗坪阻击敌人。敌三日行了40华里,抵达镇巴县城,遂分左右两路围攻苏区,左路进攻渔渡坝,右路以两个营做先锋经青岗坪、长岭进攻降头山。7连连长江贤玉率全连战士在县城西青岗坪挖战壕,修工事。16日上午9时许,战斗打响。7连战士据守险要,激战4个小时,在重创敌人有生力量后主动撤退到木竹寺,依山据守要隘降头山。30日上午1时许,敌101团和警备旅99团翟济民营进攻降头山。战士们浴血鏖战,双方相持到114日,消灭敌人100多人,敌张营长负伤,在挫敌锐气后撤回木竹寺。这时,宣达战役正在进行,34团奉命入川,调35团接防。由于35川北和当地赤卫军游击队合编新组建起来的,新战士多,缺乏战斗经验,虽重伤敌人,自己也付出很大代价。不久,34团调回原地换走35团。 

  1934119晚,红34团三营营长赵正奎带78两连战士分三路夜袭进攻降头山,一路由7连从东面向上摸,占领降头山东侧;另一路从正面向上摸;第三路由8连连长郑国仲带一个排绕到敌后侧摸上去。发现敌哨兵抱着枪靠在山崖下打盹,捉住哨兵交代了政策,由他带路进入到敌阵地。三路战士包围了敌营房,敌人还在睡梦中就当了俘虏。近处哨兵举枪顽抗,被红军战士击毙。这次战斗红军没有损失一兵一卒,缴获机枪2挺步枪100余枝,俘敌100多人,占领了敌阵地,第二天,国民党38军从长岭、甘家坪纠集重兵反扑,红军主动放弃阵地,退回木竹寺,连长郑国仲右腿负伤,被团保卫干事背下战场。  

  5月下旬,红343营驻守降头山的两个连,因暂时撤走一部分回木竹寺,留守阵地只有一个连,,敌趁红军力量薄弱之机,故在一个晚上,用两个营的兵力夜袭降头山,夺走步枪十多枝,伤亡二十多人阵地失守。  

  1934715夜,被誉为“夜老虎营” 的红343营,奉命攻打降头山国民党警备旅992营。降头山山大林深,悬崖峭壁,当晚适逢暴雨倾盆。营长李维民自恃是一个加强营,藐视红军即使是神仙也插翅难飞,便安然入睡。三更时分,由连长刘家林带领张先杨、李有才、杨应树等16名战士组成“尖刀组”他们每人身背贵州斗笠,挂着6颗麻辫子手榴弹。一支枪、一把尖刀、一根绳子,穿着脚码子,在前面充当先锋。借山大林深,悬崖峭壁的天然屏障,于三更时分夜摸降头山。上山后,突然暴雨倾盆,尖刀组首先解决了地哨兵,勇士们以猛虎扑羊之势冲入敌营房,到天亮时,三营占领了降头山。这次战斗,打伤敌营连长各一名,击毙敌人120多人,俘虏40多人,缴获重机枪2挺,步枪50余枝,子弹22000多发,手榴弹1000余枚,其他战利品无数。 

  由于38军收编的土匪司令王三春和国民党驻陕101团和警备99团不遵守红四方面军与国民党38军秘密订立的“互不侵犯”协定。多次进攻苏区红军。1934年农历8月,关门垭交通站在黎坝遭到国民党特务破坏,交通站负责人被杀害。 19341119日晚,红343营营长赵正奎主动请战。其时,国民党陕西警备99团团长王尧宸带部驻长岭,派王震伯营和一支民团驻守降头山主峰。其他营连分别分别驻甘家坪、巴庙岭等地。战斗前夕,张团长同意赵营长请求,并派通讯兵通知云雾山红军主动出击花园,牵制迷惑敌人,团部通讯排、、特务排分别到关门垭、 做好防御。团机枪排配合三营出击战斗。率部分三路夜袭降头山,7连为右路从苏家沟进攻降头山东侧山头,策应正面进攻的红军,中路由赵营长带领89两连战士从正面上山,左路由郑国仲带一个排绕到敌阵地西北从后面对敌实行突袭。战斗开始右路首先发起进攻,攻破降头山主峰东侧山头,焚毁民团寨棚,左路摸到敌侧一个山梁下捉住正在缩着脖子钻进棉衣里打盹的哨兵,交代了红军对待俘虏的政策,由他带路进入到敌阵地。中路战士们凭借树木攀援而上,三路红军战士迅速包围营房,营房里的敌人在睡梦中当了俘虏。附近哨兵举枪顽抗,被红军战士击毙。敌急派候立功连援助,也被消灭了不少。此次战斗,三营俘敌100余人,缴获机枪二挺,步枪百余枝,红军再次占领降头山。  

  降头山失守,100多人被俘。孙蔚如军长觉得如果这事传出去,不好给蒋介石交差,一方面严厉责教部下,一方面秘密给红四方面军发电报,表示愿意维持互不侵犯协定,请红军让出降头山,交还俘虏,保证就不再违反协定。红四方面军接到电报,令红34团释放俘虏,退出降头山。此后双方各守阵地,恢复互不侵犯格局。 

  五、红色交通线 

  19326月,中共中央军委就对加强红四方面军、陕甘军及情报通讯秘密联络做了部署,任命时任国民党十七路军警卫团长的共产党员张汉民为陕甘特派员,负责收集国民党中央军和陕军的军事情报。中共上海中央局派王右民、宋绮云、王超北到西安,通过各方面的关系,做十七路军的统战工作。19333月杜斌丞从西安到天水同国民党十七路军第38军军长孙蔚如初谈杨虎成已确定和红军进行友好联络,授权孙蔚如为全权代表,派秘书王宗山协助孙工作。42,时任38军少校参谋的中共党员武志平随孙蔚如到汉中。513,武志平从汉中出发,带上十万分之一地图、电报密码、无线电器材和其他秘密情报到川北向红四方面军总部汇报。21日到达川北两河口,面见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副主任傅钟。24日在苦草坝见到张琴秋、曾中生等,就国民党38军与红四方面军订立“互不侵犯协定”交换意见。红四方面军决定派川陕省委参谋主任徐以新为代表,随武志平赴汉中同孙蔚如谈判。27日武志平、徐以新从苦草坝出发,经空山坝、柳林溪、平溪坝、碑坝,31日到达汉中。61,武志平、徐以新、孙蔚如、王宗山在王的住处进行谈判。徐以新反复阐释中共“一月宣言”,指出于国家民族计,宜互不侵犯,反蒋抗日。孙蔚如、王宗山则认为红军与其在川北,不如去甘肃或别的地方开辟苏区,承诺红军如果与胡宗南接触,十七路军暗守中立,并支援部分物资。几经商谈,达成初步协议。65,徐以新、武志平带上地图、药物和采购的二十几担物资回到川陕苏区向红四方面军总部汇报。624,徐以新、武志平再度来到汉中,仍在王宗山住处与孙、王进行谈判。达成以下协定:1、双方互不侵犯;2、互相配合打胡宗南;3、红军设立交通线,十七路军可以给红四方面军提供一定的物资。武志平以38军参谋名义在根据地边缘与军保持接触,负责在川陕边界设立联络点。在党内的主要任务,一是搜集敌军情报及时送达红四方面军总部;二是协助红四方面军后勤总部采购急需物资及转运事项;三是掩护进出根据地的工作人员。 

     “汉中协定”的签订,挫败了蒋介石在陕南对红红军实行的“军事包围,经济封锁”计划,川陕革命根据地北线出现较为平稳的军事态势。在此形势下,中共陕南特委和国民党十七路军中的中共党组织相继建立以汉中为起点经南郑县的牟家坝、青石关、回军坝、羊圈关、西河口、碑坝及经南郑县牟家坝和从城固二里、大盘、天明寺,再经南郑县的法慈院进入川北苏区的两条交通线。同时,为了保守还开辟了经分水岭、孤云山、海神湾的深山老林,以绅士陈龙飞家作掩护,把各种物资运到碑坝再进入川北苏区的一条秘密交通线。在凉水井、马桑坝、碑坝、设了三个交通站。在桦林坪、南马山、回军坝和汉中的幺儿拐设立了联络站。在汉中伞铺街禹王宫巷二号国民党卸职县长、民主人士李世英家中建立了给红军筹办物资的办事处。办事处由陈幼麟及38100团军医主任赵维岳作交通员,李世英的女儿李紫瑜和女婿余晴初负责保管。中共地下党员国民党38军秘书主任徐梦周同武志平保持经常联系,提供必要帮助。  

  1934年初。武志平获知四川军阀刘湘纠集刘存厚、杨森、田颂尧等部上百个团的兵力企图将红四方面军压缩在万源、城口一带,达到将红军合围聚歼目的情报。如果敌阴谋得逞,南郑通往川陕苏区的交通线将会受到很大压力,若不另开通道,苏区的物资、情报供应将会中断。为此,武志平急赴川陕根据地红军总部汇报情况。总部决定:为和十七路军的统战关系不致破裂,巩固秘密协定。决定派黄超代表红四方面军与国民党十七路军38军军长孙蔚如谈判。114,黄超到汉中,同孙蔚如进行了两次长谈,双方都愿意维持互不侵犯协定。这次谈判之后,武志平和黄超商定,再开辟一条经城固、西乡到镇巴进入川陕苏区的交通线。193421,武志平携带在汉中采购的物资,起程赶赴镇巴。为了工作方便,在城固见了51旅旅长、陕南绥靖司令赵寿山。赵派副官高华峰一同前往。6日到达镇巴县城。7日,到达毛垭塘南面的高脚洞(山神庙),建立起秘密交通站。经与有关方面取得联系后,红四方面军总供给部柯大祥和总供给部便衣队排长陈明义从通江出发,经洪门、万源,以商人身份为掩护,于16日在渔渡坝街上王家客栈将通江银耳、鸦片等物资交给武志平,武志平则将红军急需的无线电器材、药品、医疗器械、电池等物资交给柯大祥。之后,赵寿山派高华锋副官和红34团政治处肖主任以商人身份以做生意为掩护,负责交接物资,沟通联系。开始是在渔渡街上王应碧的“王家客栈”,因那里来往人员多,不安全。农历2月,又搬到上街一个弹花匠家里一个多月。期间,先后在高脚洞交接物资两次。红军还邀高副官到关坝红十二师师部做客,给高送了10斤银耳等物资。但这种关系没有保持多久,由于国民党特务发现了踪迹,交通站负责联络的张交通员和与交通站保持密切联系的渔渡乡苏维埃主席许茂林被枪杀于渔渡塔子河坝,高脚洞交通站关闭。加之渔渡坝到红军滚龙坡驻地路途较远,交接物资也很不方便,土匪多,红军武装鞭长莫及。遂决定改由镇巴西南之长岭通过降头山,武志平到达黎坝后,在关门垭乡苏维埃政府文化委员黎正刚家里设立交通站,并将物资交给负责交通站工作的红军总供给部陈友盛,在黎正刚家里介绍51旅高华锋副官与陈友盛见面,委托高为红军采购药品、无线电器材等物资。黎正刚妻子王三珍负责从黎坝交通站到木竹寺红军驻地的物资运输。武志平曾先后三次去黎坝执行物资采购、运输和交接任务,处理相关事宜。 

  国民党中央军获悉红四方面军与十七路军订有“互不侵犯”密约,要求胡宗南部严密监视孙部动向,并派特务头子胡抱一以联络员身份驻汉中。19347月,孙蔚如将武志平礼送出防区。农历8月的一天,关门垭交通站负责人陈友盛带着两名战士化妆成商人到黎坝街上采购物资,被国民党便衣特务发现,正值下午2时左右,街上买卖兴隆,赶集人熙熙攘攘,特务躲在人群中间开枪射击。为保护群众,陈友盛把敌人往田坝里引,可敌人在小巷里不出来,陈友盛和两名战士便穿小巷追斗特务。枪声惊动了民团,中队长黄世贵带队倾巢而来。在敌众我寡情形下,陈友盛带着两名战士且战且退,双方激战2小时,陈友盛当场牺牲,战士杨兴华身负重伤,回驻地后牺牲葬于范家窝塘。国民党38 军中共地下组织同红四方面军建立起来的这条以西乡沙河坎为起点,经堰口、罗镇进入镇巴县境再到川陕苏区的红色交通线被迫中断。 

  193410月,上海中央局仍派武志平回到汉中与徐梦周取得联系,恢复秘密交通线。年底,上海中央局又派张汉民警卫团军需主任王超北带来办好红色交通线的具体批示。并介绍中共党员曹受礼和武志平联系。川陕红色交通线的工作一直坚持到红四方面军发动的“陕南战役”开始为止。红色交通线不仅负责运送急需军用物资,传递有价值的情报,而且护送一大批领导干部和革命青年到川北苏区参加革命斗争,为革命根据地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 

  六、土地革命 

  红四方面军在建立陕南苏区人民民主政权的同时,为适应土地革命战争的需要,在区苏和乡苏建立赤卫军,打土豪,分田地,支援红军,保卫新生红色政权,捍卫土地革命的胜利果实。 

  范家窝塘区苏维埃领导各乡于1933年秋至1934年春开展了土地革命运动。仅据红花坪、黎坝、过街楼、侯家岩四个乡苏的不完全统计,打击土豪劣绅30多户,没收田地1240多亩,耳山200多亩、房子30多间粮食1600多斤和其他财产,分给80多户贫苦农民。游击战斗连曾配合红3437连从木竹寺出发,经三元坝沿红鱼河到屈家坪、黎溪坪一带抓获从苏区逃跑到那里去的土豪劣绅、乡保头人及纸厂老板50多人,就地镇压了一部分土豪,一部分带回木竹寺交34团政治处处理,一部分送竹峪关红军处理。还缴获获一批粮食和毛边纸等物资。 

  1933年夏,侯家岩乡苏赤卫军捉住团首王正榜和富豪乡约之妻冯氏等人送到苏家坡红军驻地处死,还镇压了土豪王子元。12月,配合红军抓了牡丹园乡苏叛徒张文钦等人,送竹峪关红军师部处死。侯家岩乡苏在大白杨坪村没收土豪王槐元、王子元等户田地一百多亩分给王文昭、王文斌、王正木,韩先华、彭孝联、张金海等二十多户贫苦农民。 

  红花坪乡苏维埃政府和赤卫军没收了地主郝玉学的稻谷1600多斤,送木竹寺支援了红军。捉住土豪张正荣送木竹寺镇压,罚了土豪符华山的款,没收土豪张正荣、符华山、郝玉荣、郝玉学、黄金祥、郝玉华等土豪劣绅谷子12背(折1600多斤),水田240 多亩,耳山200多亩,草房30多间,分给符开学、李从山、刘文才、郝成连、刘应明、郝成齐等40 多户贫苦农民。分田时连同田里成熟的谷子都分给了农民。10月,配合红军到红鱼河屈家坪捉了8名土豪,其中1名送木竹寺红军惩处,缴获几捆毛边纸。  

  过街楼乡苏领导各村苏发动群众进行土地革命运动。捉住乡约施玉宽,差人任正洪,反动分子邓朝元送木竹寺红军镇压。捉到郝玉明、郝映鳌在审查中逃跑,捉住差人王继龙罚款20块硬银元和一头肥猪交红34团。马家岭和过街楼村苏没收了郝成六、郝玉明等10户土豪劣绅水田300多亩,分给郑国民、郝成叶、黄新章、黄德章、丁把式、李文辉、、郝玉洪、余德友、王祥成、谢朝元等贫苦农民。其中,郑国民一家5口人分得水田好地8亩,黄新章分得了东院坝最好的“金窝子”天12分。分田时打了签子,写明分得主人姓名、数量和四邻界限等。乡苏罚差人王继龙12块银元和一头肥猪 

  环山子乡苏维埃政府领导赤卫军先后捉住土豪刘安福,团总王尊荣、地痞陈元甲,送竹峪关红军镇压。捉住土豪土豪杨定全、杨定国经乡苏审讯后逃跑。捉到流氓(外号滚刀皮)郝成才,当众镇压。乡苏发动群众没收了他们的田地和财产。还没有来得及分配,就被小头寨大本团偷袭解散。  

  黎坝乡苏领导各村开展打土豪,分田地活动,干河子村苏没收田光荣、田光兴、田光华等12户土豪的水田600多亩,分给原来的佃户和没有水田的贫苦农民。烂坝子村苏没收了土豪刘家斌、刘兴才、黄世考、刘家贤、刘兴荣等的田地、房屋、粮食和财产,分给了农民。其中刘家芳分得土豪刘兴才水田6亩多。分田时还打了签子,签子上写明分得者的姓名、田地亩数及四邻界限等 

  长岭乡苏赤卫军连连长张居栋带领赤卫军战士在柳林沟捉住财主徐尚荣,抄了他的家,没收了布匹、木耳、猪油、大肉和漆油交乡苏处理和使用。又到甘家坪捉住“皮搭混”(二流子)唐玉林、王代喜,交长岭红军团政治处处死。  

  牡丹园乡苏原是侯家岩的第五村,已进行过土地分配,乡苏成立后没有重新进行,黎坝乡苏的西湾村苏,过街楼乡苏的雪口坝村苏,侯家岩乡苏的李家梁、守家坪、毛家坪和白土坪等村苏都进行了土地革命,因敌情复杂,统计数据不具体。 

  七、军民鱼水情  

  在苏区,军爱民,民拥军,军民互助一家人。1933年农历9月间,黎坝乡苏在34团政治处王志才等的协助下,动员一批童子团员、游击队员刘家芳、刘自才、潘天兴、潘天荣、冯天寿、王宝娃等参加红军。团政治处在干河子龙王庙召开迎接新兵入伍大会,乡苏群众杀猪宰羊慰劳红军。团政治处肖主任、少共书记向阳明到会并讲话。各乡先后参加红军的有过街楼乡苏童子团员姚继安、郝平安,环山子乡苏童子团员徐全荣,赤卫军连长罗成章。关门垭乡苏粮食委员苟一兴等。过街楼乡雪口坝村苏主席郝映寿和马家岭村苏妇女委员胡元芳,组织群众多次给驻铁佛寺、天观堂、木竹寺的红军送粮食、猪肉和蔬菜。关门垭乡苏组织妇女给木竹寺红军做鞋袜、洗衣裳。牡丹园乡苏赤卫军连长罗天福,排长杨永贵组织赤卫军给钢溪河红军往返运输过多次物资。黎坝乡烂坝子刘氏经常给红军送信到什字坝、苏家坡、木竹寺等地,并给红军背粮送盐。红34团政治处和三营驻守木竹寺、红花坪一年多,除打击敌人,打击土豪劣绅,建立地方苏维埃政权外,还经常派部队帮助农民搞生产,春天帮助农民点种包谷,夏天帮助农民抢收粮食、插秧、锄草,秋天帮助农民打谷子,掰包谷,得到广大农民的拥护。。 

   在镇巴的历史上书写了光辉的篇章,值得永久缅怀。也有个别的经不住考验,成为叛徒,甚至沦为土匪。铭记历史,在于启迪后人。初心不渝,方得始终,应该是我们今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征程中最基本、最现实、最直接的考验。 

    

  注:关于“肃反”内容,由另章专述,特此说明。 

    

 

    

打印|关闭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镇巴县人民政府主办镇巴县信息办承办陕ICP备13005160号

联系电话:0916-6712056投稿邮箱:zg_zb@163.com邮编:723600

陕公网安备 61072802000109号       网站标识码:6107280012
  • 政务微信

  • 政务微博

  • ios版

  • android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