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者|汉中天坑那些事儿(连载1-初识天坑)

发布时间:2017-10-07 来源:汉中在路上 作者:

  2017年8月的最后一天,一个下雨的日子。本以为给《衮雪杂志》的书稿交了以后,内心的那种写作冲动会减弱很多,可能不会再提笔继续写。但恰恰相反,探索天坑的那些日子里,那些鲜活的人儿都一个个不安分的在我脑海不停地跳动,拍摄期间发生的很多事情总是还历历在目,让我在梦境中都不能平静。

  于是,下班后独自一人开始敲击键盘。这本书也许不会出版,也许不会有人看,也许不会完成,但我就是想写,想把这些经历都记录下来。算是对自己这个人生阶段的交代吧。

  说起这一段经历,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接触到的每一个个性鲜明的人和一处处神奇发现。这些人给这段经历带来了不一样的感受。天坑、溶洞、峡谷、溪流等等都是无声的,没有任何的感情,亿万年来它们就那样存在着,被人知道,被人路过,被人踩踏,被人遗忘。如果不是一张照片,引起了地质专家张俊良的兴趣,进而组织地质调查院的专家进行实地考察,那么可能直到今天我们还不知道什么叫天坑。

  而天坑的被“发现”却缘于一张卫星照片。

  2016年4月,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在全省组织实施地质遗迹调查,陕西省地质调查中心工作人员分赴全省各地,开展相关工作,张俊良负责的小分队在陕南山阳县、镇安县一带进行调查。

  5月初的一天,同行通过手机向张俊良发来一张照片,称陕南疑似有天坑。张俊良通过遥感解译分析、无人机航拍等方式,初步判断出10多个天坑的具体方位和大小。

  “找到它,弄清它。”眼见为实,必须实地调查。7月,张俊良和黄建军、宁社教、李新林、李益朝等4位高级工程师,组成汉中天坑群首支探险小分队,开始实地考察。随着汉中天坑群项目的推进,参与项目的技术人员数量也在不断增加,陕西省地质调查中心特别抽调了十几名队员充实到调查队伍中。

  经过近4个月的初步勘查,探明汉中天坑群位于秦巴山区汉中南部秦岭造山带与扬子地块结合地带,主要分布在宁强县禅家岩镇、南郑县小南海镇、西乡县骆家坝镇、镇巴县三元镇四个区域。

  一般天坑和大型天坑有48个,位于镇巴县的圈子崖天坑口径为520米,达到超级天坑的标准。

  汉中天坑群达到世界级地质遗迹标准,具有较高科研价值,填补了岩溶地质研究空白。

  看到这里,是不是很感慨。没有这些地质工作者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天坑可能现在还在沉睡。随着汉中天坑群这一“二十一世纪地理大发现”被报道出来后,想起之前在网上曾流传过一段“心型”天坑视频,非常美非常震撼,点击率非常高,有十几万,还有很多媒体转载,火爆至极。这个天坑和汉中天坑群有什么关联呢?

  带着疑问,我查阅了“心型天坑”视频的发布者,原来是熟悉的人,“汉中在路上 ”总编杨帆,那么他又和这段视频有什么关系呢?

  第一章 初识天坑

  一帮汉中户外爱好者的初次尝试

  2016年11月11日,“汉中在路上”总编杨帆对他的户外死党们说:“小伙伴们,最新消息,汉中有一个超级大天坑,咱们去看看吧!”他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张天坑的卫星地图,大家看了半天也不太明白。只有陈新说:“从地图上看是个大坑,而且周围还有很大的草坪。感觉这地方我去过。”杨帆的提议勾起了大家的兴趣,很快他们就付诸了行动。

  他们一行9人(雨后、陈新、苍狼、杨帆、杨哥、试金石、核桃、小石头、南郑女孩),两辆商务车,向着镇巴超级天坑出发。这些人都很有意思,都是汉中的户外达人,是最早进行户外活动的,平时他们就会相约去一些景色绝美,人迹罕至的地方去旅行,可以说汉中没有他们没去过的地方,但是杨帆说的这个地方他们可就不知道了。只有陈新一直嚷嚷:“我十几年前就去过,那个洞没意思,是不是就在大路边,一个大深坑,啥也没有。倒是镇巴有个什么冰洞挺有意思,咱们可以去看看,当地老百姓说那个洞里都是冰,常年不化,可以当冰箱用。还有一个星月湖可以去看看,过了星月湖就是巴山的内罗城,外罗城,我去过外罗城,还在那儿露过营,有点意思,内罗城听当地人说不敢进去,怕迷路,一般人进去都走不出来。要是杨帆说的天坑就是我看到的那个坑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他说出这一番话的后果,可想而知,被大家群起而攻之,好在他们关系都很好。说笑一番后继续前行,一路上陈新还不停地叨叨,不过别人都不搭理他。每个人想象中的天坑都是不一样的......

  再看看他们车上都装了些什么呀?好家伙,这是要去干嘛呀,几大盘专业绳索,感觉有好几百米,头盔,手电,很多锁扣,安全衣,手套,户外灶具,露营装备,吃的喝的,照相机,三脚架,航拍用的飞机,单单装备就塞了满满一车,看个天坑还带那么多东西。

  一路上陈新开车走前边,雨后开车跟后面。副驾驶的老杨和核桃用对讲机报着路况,其他人则对着美景拍着照,因为之前无人去过,一切都是未知,这让两车人兴奋极了。当天夜宿镇巴县城,天气虽然有一点点冷,不过大家都兴致挺高,结伴夜游镇巴找美食。

  随着夜色的降临,镇巴县山城悄然奏响起一曲色彩斑斓的霓虹交响曲,变幻多姿的色线,多彩摇曳的灯光,装点着茫茫夜色,镇巴县山城虽小但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坐山拥水,山灵水秀。因为地处大巴山南麓,山水相辅,于是有了钟灵之气。镇巴的夜景则正是因为她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向大家展示着她独特的韵味和内涵。也许她的景色无法与那些繁华富庶的大城市相提并论,可是她高低起伏的地形条件,却把空间的立体美感完美地展现了出来。灯不很密,但错落有致,灯不很炫,但接天连地。

  大家沿河而上,一座座横跨河两岸的大桥上的华灯似七彩纽带,连接着了东西两岸;夜色已浓,万家居民灯火亦如群星在闪烁;霓虹灯的大广告牌轻盈而绚丽,明亮辉煌的跃动在那高楼大厦之上,伴随着时时传送着的音乐,显示着山城繁荣的一面。

  也许是这夜色吸引了人们,沿河散步的人们,踱步于其中,有牵手亲密的情侣,有三三两两的朋友结伴,有一家子的其乐融融。在这如诗如画的夜色里,幸福洋溢在他们的脸上,大家陶醉其间,沉浸其中,享受着这斑斓而璀璨的夜色。来自汉中的这一班户外爱好者,自然也陶醉在镇巴着迷人的夜色了。最终,他们在一处夜市找到了可口的饭菜,饭罢,返回酒店休息。第二天早起,简单早餐,8点他们向目的地三元镇双河口村进发。出城就上了盘山道路,随后又是泥泞的土路。这都还不算什么,途中遇到修路,道路尤其难走。两辆商务车底盘蹭的那个让人心疼呀,实在不好走的时候就下车挖路、垫路、推车,还好那些个小插曲对他们这些在户外跑惯了的人来说都不算什么。一个个都兴致高昂的,途中遇到道路旁火红的柿子树,还爬树去摘了柿子来吃,遇见漂亮的大公鸡就追着拍照。蓝天白云下一群欢快的人儿唱着歌一路前行,一切似乎都那么的美好。

  3个小时后陈新的车停了下来,下车一看,原来一块塌方的巨石挡住了去路。杨帆飞了航拍前去探路,结果发现塌方路段很长,需要大型机械才能疏通,车辆无法前行了。陈新拿出GPS查了轨迹才知道原来他们距三元镇双河口村还有约十公里的路程,大家不禁泄了气,好可惜!眼看着就要到了,怎么办?这时队伍里意见出现了分歧。陈新说:“算了吧!这么远,就跑过去看那么大一坑,没意思,等咱们走过去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呢?我知道镇巴还有几个好玩的地方,咱们换个路线去爬个山露个营,把带来的吃的喝的一消耗,悠悠闲闲就回家了,多舒服!”雨后和老杨还有南郑女孩给了陈新一顿白眼,七嘴八舌就开始了:“十公里,咱们重装也就三个小时就到了,咱们准备得这么充分,下了这么大的决心,费了这么大的力气,一定要到天坑去看看,你不去你就看车,我们去。”陈新看拗不过大家,也就说:“简直拿你们没办法,你们不听我的,去了就等着后悔吧,杨帆给你们挖了一个超级大坑。”但是他一边说还是一边收拾装备,背包,结果最后他背的最多最重。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爱叨叨的没办法,但是干活不含糊。看着车里还有好多东西,陈新:“别带那么多绳子进去,用不着,死沉八成的,那个坑也下不去,你们听我的。”大家看了看确实拿不了,最后就只带了100米绳子,杨哥和试金石把两辆车停在了道路上宽敞安全的地方。

  每个人两个包,体能好的背三个包,每个人负重大约都在50斤以上。全部装备都背好后,小伙伴们合了一张影,各个都是前凸后翘。

  汗流浃背的三个多小时的负重徒步,他们终于来到了一片世外桃源。

  大家都惊呆了,好美的地方,简直就像油画一样!

  浅铅、厚重的云层渐淡渐散,蓝天下山林间空气异常干净。行走在水杉间,橙黄类似于花絮一样的叶片,挂着无数晶莹的水珠,灿烂而又木香浓烈,这是山里一年中最美的季节。

  沿途不时偶遇羚羊和野鸡, 这意外的惊喜让他们对前面的路途更多了一份期待。除了航拍,大家手机、相机一起上,行走半小时后,他们来到了双河村。这里的路况平整,家禽都是散养的,村里鸡、鸭、鹅、羊、牛、猪随地跑。这种原始、悠闲的生活状态,真让人羡慕。大家说着笑着来到了双河口村毛支书家中。

  毛支书家中已备下特有的农家饭菜鼎罐饭(鼎罐饭:山里人家,冬天一家人在伙食房围着火坑里的柴火或疙篼火取暖,上面安放三角用鼎锅煮饭。也有人家将鼎锅悬挂于灶头出火上方,底部接近火苗。煮鼎罐饭所需的水一次性渗入搅拌,一般不沥汤,汤快烧完时盖上鼎罐盖,用小火慢慢炖煮。这种用大米、玉米或红薯、洋芋混合烧煮的饭格外香气扑鼻,原是土家人发明的极具民族特色的美食,后逐渐被推广)

  大家分别卸下背包,找水洗手,才发现院子里没有水龙头,毛家大姐赶忙拿出来一个盆和水瓢,从墙边的水缸里盛水出来让大家洗手,盆有点脏,水也很浑浊。大家看看水就只是把手上的灰尘洗了洗,每个人洗完倒了水后,下一个人又去水缸里盛水,毛家大姐似乎想说什么,毛支书看了看她说:“城里人,爱干净,没事,叫他们洗吧。赶紧去端饭吧,他们走了那么远的路肯定饿坏了。我去给他们拿包谷酒。”

  饭桌上毛支书不停地给大家劝酒,可能是因为真的饿了,大家风卷残云般消灭了一桌子饭菜,吃完饭后,他们迫不及待的向毛支书打听天坑的情况,雨后问毛支书说:“我们听说你们这有个仓垭天坑,你知道地方吧?”毛支书说:“前段时间有些搞地质的说超级天坑叫圈子崖,也在你们说的那个方向,不知道你们说的仓垭和圈子崖是不是一个天坑。我们这里坑多得很,不光只有圈子崖,还有一扔石头就会下雨、狐仙出没的天悬坑;洞内有好多石笋的金猪洞;洞内常年寒冰不化、老百姓当冰箱来储存食物的凌冰洞;天旱时节洞内水往洞外流、下雨时节水往洞里流的倒龙洞;常年洞内出风的风洞;而且还有神奇的高山湖---星月湖;传说人走进去就会迷路失踪的神秘莫测的林罗城,至今无人敢去。还有一些都叫不上名字咯。”说到这里,陈新说:“那我以前去过的那个坑好像不是你们说的那个超级天坑,可能是天悬坑。不过其他的和我说的差不多吧,没骗你们吧。”大家聊天的时候核桃发现毛支书家里有一个巨大的水箱,就问:“毛支书,你们家那么大个水箱干嘛用的?”毛支书说:“我们这里缺水吃,全村人吃水都要到别处去拉,我们双河口村的年降雨量能达到1300毫米,属于汉中的暴雨区,雨量非常充沛,但是这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漏斗,一点水都存不住,全部都渗到地下,所以每家都有大水箱存水。”这时大家才看到毛支书家里大大小小的水缸还有好几个,都有点后悔刚才用水洗手的时候那么浪费,那水缸里的水尽管不干净但却是人家做饭用的水。因为急切的想看看超级天坑什么样,他们就请毛支书做向导,出发前往仓垭天坑(后来才知道去的是圈子崖)。

  在路上和毛支书边走边聊中才知道,他几十年生长在这里,小时候就常去天坑溶洞玩,没觉得有什么稀奇的,而且圈子崖天坑不需要绳索速降,可以沿小路走到坑底。陈新在路上就问:“我们在地图上看到仓垭天坑下面有个大草坪,露营应该没问题吧?”毛支书:“你们不嫌冷呀,那里是有个大草坪,晚上冷得很哦。”陈新:“我们经常在野外住,不怕冷。”

  一个半小时的负重登山后,终于如愿找到了一大片长满野花的草坪,草坪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美极了。不远处还跑着一群马,远山近峦叠嶂如水墨画一般,感觉这里就像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在这里就是什么都不做,发发呆也是很美好的事情。这时毛支书指着不远处的一片白色山脊说,那就是圈子崖天坑。它就那样神秘地在高山之巅静静地矗立着。

  知道离天坑不远了,大家放下心来,一队人员安营扎寨,一队人员前往一处流动的小溪打水,还有一队人员取柴生火做饭。一个小时后开饭了,晚饭较为丰盛,有陈新的烧土鸡、有从毛支书家里带的腌菜腊肉、清炒竹笋、凉拌树上花,还有核桃的臊子面、水果和零食。一天的劳累后觉得野外的饭菜格外得香。饭罢,大家拾柴架起了篝火,围着篝火席地而坐。天空繁星点点,这时候,男孩子的调皮捣蛋,鬼主意就都出来了。陈新、苍狼、雨后、杨哥轮番的讲着一些神神鬼鬼的传说,还编造了一些和天坑相关的鬼故事来吓两个女孩子。就这样说着笑着聊着闹着,直到凌晨都才进帐休息。

  半夜,一声尖叫划破夜空,来了不速之客。一群野马来抢掠了营地,踢翻了地上的锅锅灶灶,舔干净了大家的碗筷,并试图进入帐篷。好在男人们及时冲出帐篷赶走了野马,这时候才听陈新说,动物都比较喜欢食盐,离很远都能闻到食盐的味道,难怪这些调皮的马儿会来偷袭营地了。一个晚上这群野马就一直在营地附近转悠,不时踢翻锅灶,碰到帐篷。一个晚上大家都在马儿粗重的鼻息中度过,这种经历也是没谁了。

  11月13日,清晨,欢快的鸟儿鸣叫着,一层薄雾笼罩了整个草坪,远山近树,如梦似幻飘渺在仙境里,美极了。再看看营地,就像被土匪打劫了一样,野马把营地搞得乱七八糟,到处拉的粑粑,还踩扁了苍狼的锅,大家起床后互相打趣着开始收拾东西,洗锅洗碗做早饭。在这里提醒一下朋友们以后出去露营一定把锅碗收进帐篷哦!

  早餐后他们出发了,在经过露营的大草坪时发现,这里密布着大大小小的漏斗形的坑,还有类似河流冲刷后留下的河道,大家猜测这里以前应该是有河流通过的,只是后来都渗到地下了。至于什么原因就不知道了,这会不会和天坑的形成有关系呢?继续前行,走了约一个小时的山路,拔高大概600米,穿过一片竹林,来到了圈子崖天坑。站在坑口感觉天坑口径很大,非常震撼,手机和相机拍照怎么都拍不到天坑全貌,不识天坑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坑中呀!

  这个天坑和大家从网上看到的都不一样,也完全不是想象中的模样:它一边很高感觉有500米,而站的这边不高有300米左右,坑底植被非常茂密,一眼看不到底,站在坑口感觉风很大,有点害怕。于是大家从圈子崖天坑口的最低处沿小路一直走到了天坑底部,沿途发现了一块树化石和一些从没见过的植物。这里的树上都挂满了松萝,有一点点阿凡达外星球的感觉,坑底只有很小的一片平地,其余的地方都是很茂密的植被。下到坑底后杨帆在这里放飞了飞机,大家才得以看到天坑的全貌,很是壮观,就像是一个巨人的脚印一般。

  大家根据自己所了解的一些地质知识在坑底找寻,一般来说,天坑底下都会有地下河或者溶洞,不过很可惜,没有发现。但是有意思的是,天坑底部似乎是中空的,这帮调皮捣蛋的小伙子们集体跳跃感受了一下,震动感很明显。大家开着玩笑说,别跳出一个大坑出来。

  当时真的很好奇:原来这就是天坑啊!不知道它是怎么形成的?这个天坑的底部能站人的地方不大,大概有几个平方,其他的地方都是茂密的树林,所以很快就看完了,在杨帆航拍拍完后他们返回了,拔营出山。

  后来他们回去查阅资料才得知,在许多熔岩地质学家眼中,天坑是世界上最壮观的喀斯特地貌。这种突然出现在地球表面的巨大凹陷,深度、宽度高达数十米甚至数百米,四周崖壁陡峭,有时会因一侧悬崖上覆盖着坍塌下来的堆积物而坡度略缓,让人们得以小心地行走其上,直达坑底。圈子崖天坑就是这种情况。

  下午时分队伍回到乡间大路,在返回毛支书家中时,途经倒龙洞。大家意犹未尽,扔下背包,一股脑儿全钻了进去,里面有水流的痕迹,试金石和小石头还攀爬了其中一个向上延伸流水的支洞,感觉他们爬了有20多米就停下返回了,试金石下来后说:“这个洞应该是通到山顶去了,一路都有水流,水里夹杂着新鲜的树枝、树叶,但是遇到了一处很高的断崖,没带绳子上不去了,小石头把裤裆都扯烂了,下次再来一定带上装备再看看。”大家一路讨论着出了倒龙洞。

  出洞以后好玩的事情发生了,几头牛围着大家的背包好像在啃,他们飞快的跑过去,核桃的背包上全是牛的口水,试金石的手套在一头牛的嘴里被咀嚼着,南郑女孩的登山杖被牛直接踩断了。看着大家,这些牛儿一脸懵懂,远处吃草的猪也都抬起头看着大家,似乎要发生什么。试金石说:“这些个坏蛋牛,废了我一双好手套。”人和动物是没法理论的,大家只好背起包走到了大路上。

  中午在毛支书家吃完饭,他们向着天悬天坑进发。

  第一次看到天悬坑,让他们有种老虎吃天、无处下爪的感觉。坑很大很深很圆,看着都会感觉头晕。这时陈新说:“这就是我给你们说的坑,据说扔石头会下雨,咱们试试。”试金石搬来一块大石头扔了下去,然后大家集体都看着天,似乎没什么变化。苍狼数了石头到坑底的时间---9秒钟,初步判断坑深150米左右。

  这是个让人吐舌头的深度,大家来看天坑也就是满足一下好奇心,也没考虑下这么深坑,可惜站在坑口看不到坑底的情况,也拍不全坑的全貌,让人觉得好遗憾。好在杨帆带了飞机,他就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开始航拍,其他人都围着航拍器的屏幕再看,都想看看空中看天坑是什么样子,这时候围着天坑跑了一圈的试金石说:“我看那边有个平台,可以下去一点点,我挂个绳子下去看看,说不定下次来可以下到坑底去”于是试金石用绳索下降了30米到一个平台,观察了坑底情况后,返回坑口说:“我发现了,这个坑可以下去,下次咱们把装备带上,把林哥叫上再来,没问题,把保护站建到那棵大树上,直接一绳到底就下去了。这个坑里看起来还是有情况的。”听到这里他们都很兴奋,讨论着下次再来的时间,杨帆的航拍结束后,他们离开了天悬天坑。有意思的是,就在他们刚刚离开天悬天坑后,天气变了,开始下雨了。真得这么神奇呢?还是巧合呢?以后将会揭晓答案。

  这一次的出行,杨帆和他的小伙伴们用大量的航拍和照片记录了那次的活动,包括圈子崖航拍、圈子崖下大草坪航拍、镇巴双河村航拍、天悬天坑航拍。

  就在回到汉中后,后期制作航拍天悬天坑视频时,杨帆发现这个天坑从空中看原来是心型的,很美很美!于是把“心”型天坑的航拍视频发布到网上,竟然得到了十几万的浏览量,以至于后来很多人认为是他们发现了天坑,其实他们只是见证者而已。

  好照片是会说话的。这张照片在后来的日子里改变了一群人,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们讨论、上网、查阅、交流、翻阅相关书籍,想知道为什么镇巴会有天坑?双河村有那么大的降雨量为什么还会缺水?地面上的水都去了哪里?镇巴是不是一个巨型的漏斗?天悬天坑坑底到底有什么?……这些问题让他们痴迷,确又无从得知答案,所以越加好奇,越加兴奋,每天都在谈论着下一次的出发。

  人有一颗好奇的心终归是好的,也在那一刻,他们意识到:他们才只是看到了镇巴的两个天坑而已,那其它地方还有天坑吗?其它地方如果有天坑,那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会和镇巴的天坑一样吗?

  没有想到,就在十几天后,一个新闻发布会关于汉中天坑群的消息在他们的微信群里炸开了锅,无从得知的天坑消息被公布了出来,他们应该是当天最激动最兴奋的一群人了。

  未完待续.......明日预告《世界奇迹&新闻发布会》

打印|关闭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镇巴县人民政府主办镇巴县信息办承办陕ICP备13005160号

联系电话:0916-6712056投稿邮箱:zg_zb@163.com邮编:723600

陕公网安备 61072802000109号       网站标识码:6107280012
  • 政务微信

  • 政务微博

  • ios版

  • android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