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日报》贾平凹的镇巴不了情

发布时间:2017-06-21 来源:汉中日报 作者:刘德寿

是命也是运也,缓缓而行。
    为名乎为利乎,坐坐再去。 
    这是贾平凹主席的人生格言。他在新任中国作协副主席以后,那一天的傍晚,我总算近距离地在秋涛阁的老地方,再次和平凹主席相邀而叙。 
    还是那座迷宫,还是历史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美学视域。不同的是,在平凹主席的书香门第里,多了我的《秋登南山访香玉》的玉雕文化使者所赐予的金香玉。两尊玉雕文化的山水作品,华滋神韵,栩栩如生。这是米仓山中千百年来最为惊世骇俗的重大发现。而此时的玉矿经理吴光军同志实在是慕名而访,也终于如释重负地走进了平凹主席高古万千的会客厅里。 
    平凹主席对于玉文化的痴迷和玉文化的研究有着意料之外的高度。而玉矿经理的心愿却别无所求,只想见见这位文学大师,见见我们仰慕一生的文学巨匠和大陆文坛的独侠客。当然,光军同志的真正目的,无疑是想借借平凹主席的这张名片,把汉中玉推向一个更加旷阔的领域。事实上,平凹主席在新任中国作协副主席以来,为了我的新著《风从巴山来》和平凹主席题写书名的《班城散记》研讨会,我们已经有过半年之邀。每每如此,平凹主席总是身不由己地推迟或放弃。平凹主席到过镇巴,但那是不堪回首的汶川大地震时刻。那一年,也就是那个难以忘怀的正午时分,我和平凹主席在秋涛阁上交流,直到午时,我们去永松路上的一家饺子馆里就餐。深深记得,为了一碗面汤,一碗浑浊而淡淡的面汤,平凹主席曾不厌其烦地责怪过这家面馆的老板,说她啬皮、小气、不地道,责怪她一碗面汤尚舍不得施与。而平凹主席的这种文学心态和习惯性的眷恋,包括日常生活细节,他都惺惺相惜并深深地留恋。 
    那一刻,我们默默无语地分手。问题是,分手不到半刻,那惊天动地的大地震就举世迷惘地袭来。这时候,我在鸿业大酒店的含光路上,感觉生命的本能是如此地不堪一击和脆弱。 
    但是,千钧一发之际,我却不由自主地担心起平凹主席的安危和处境。而此时,宇宙昏暗,天地静穆,信息回到上古,回到春秋战国的原野上。但我却仍然千方百计地打听到此时的平凹主席所经历的种种磨难和触动灵魂的震撼,他的那些艺术品,那些遗产,连同他本人,在秋涛阁上山摇地动,东倒西倾地损失惨重。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在电梯瞬间失去功能的情况下,夺门而出的平凹主席,刚刚下到九楼,许多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弃他而逃,唯一老人无助地在低矮的楼梯上喘息。面对这位孤独无望的老妈妈,平凹主席却是毫不犹豫且义不容辞地转身,在生死关头搀扶起那位惊魂未定的老母亲,平安地到达秋涛阁下永松路上的空旷处。 
    这一刻,平凹主席笨拙愚朴忠厚的形象在我心中突然地崇高而伟岸起来。 
    就任中国作协副主席之前,新华社记者曾就全民阅读问题采访过习近平总书记。习近平总书记说,他最近正读“二贾”作品,而这“二贾”就是贾大山和贾平凹。众所周知,贾大山是习近平昔日的文学好友,大山去逝后,习近平还亲自写过悼念文章。而平凹主席在党和国家领导人心目中的位置如此之重,这不仅是中国文学的高贵之幸事,也是陕西文学的崛起之幸事,更是平凹主席终生为之奋斗而奉献的文学事业弥足珍贵的崇高幸事。 
    “地震快十年了,去镇巴也就快满十年了。”平凹主席深有感慨地说。 
    “是的,平凹主席,十年了。”我接着说:“十年来,你所赞誉的镇巴民歌文章在《求实》杂志刊登后,我们一直将它镌刻在新建文化馆办公大楼的过道上,永远成为镇巴文学艺术事业的一面旗帜。”面对平凹主席,我迫不及待地述说。 
    “《寄语镇巴民歌》,是我在《镇巴民歌总汇》发行会上的即席演讲,你整理得很好,”平凹主席谦虚地说:“但你个人的作品研讨会,我建议你还是放在西安来开,作协给你筹办,不好吗?” 
    “平凹主席,我在镇巴土生土长,就像你爱商州爱棣花街一样,我还是离不开那片土地。” 
    “那好吧,你安排日程,十年了,我再去一趟镇巴,去一趟你所描述的那片神奇的土地吧!”平凹主席意外的承诺,我的悬了半年之久的心愿终于平静而欣悦地落地。 
    于是,我不厌其烦地呈述着十年前和十年后的镇巴,十年前,镇巴山高路远,闭塞无边;十年后,镇巴不仅交通便利,而且日新月异,已成为秦巴山地集富氧生态和文旅互动的理想高地。 
    那一天的平凹主席不仅兴致浓浓,思绪泉涌,他不仅为光军同志题写了“堆金高北斗,积玉满南山”的行业祈祷,让玉矿事业更加辉煌,还对我的新编电影《青鹤风云》直接更名为红色经典影片《青鹤观》,且毫不掩饰他的喜悦之情和观点。对此,平凹主席承诺,在他即将赴镇巴之行的日子里,要为我的陕南老区红色经典电影《青鹤观》现场题名。 
    于是,平凹主席平静地说:“镇巴,是川陕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青鹤观是川陕革命根据地曾经的陕南县委所在地,青鹤观战役远近闻名,徐向前、许世友、刘瑞龙、王树声、蒋克诚、符先辉、钟世秀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曾有过硝烟弥漫烽火连天的战斗经历和其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纪念它、歌颂它、书写它,是我们文艺工作者应尽的职责,是中国梦的需要,也是时代的需要……” 
    是啊,种玉得月,玉品如人品,人品如玉品。我将汉中美玉赠予具有美玉般情怀的平凹主席,相信,二者已成为历史文化名城的魅力点缀,成为文化魂和山之魂在中国梦中的腾飞和支撑。

打印|关闭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镇巴县人民政府主办镇巴县信息办承办陕ICP备13005160号

联系电话:0916-6712056投稿邮箱:zg_zb@163.com邮编:723600

  • 政务微信

  • 政务微博

  • ios版

  • android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