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日报》我在南乡思念你

发布时间:2017-08-16 来源:汉中日报 作者:刘德寿

  拐过弯去,只是几步之遥的行程,你就可以窥见渔渡溶洞的全貌。 

  陡峭的小径上,溶洞气流涌动,凉爽宜人。顺着陡坡,那股来自于地心深处大峡谷并从巨龙口中呼出的气流,权且让贾平凹短暂受用。这气流从半崖中吐出,为什么偏偏向下流泻,而不向空中和远山的天际鼓荡,这种现象,只有科学才能解释,也只有大陕南的渔渡溶洞独有。 

  公路上,绝壁的悬崖根,是溶洞暗河的涌流处。此时,树荫翳樾,苔藓水清,乳石氤氲,如良多趣味地潮湿着这片神奇而幸运的沃土。面对它,贾平凹不忍拂拭地掬水洗濯,嘴里亦喃喃自语,仿佛无心随意,又似乎感慨有余: 

  “多好的水啊,天然的矿泉……”贾平凹意犹未尽。大地震那一年的初秋时节,贾平凹从午子山下翻红石梁过杨家寺再上拴马岭的时候,那鸡肠似的弯弯道道,又细又窄,又曲又陡,又漫又长,仿佛唐时送新鲜荔枝的栈道驿旅,着实让贾平凹疑虑了它的遥远而荒凉。然而,十年后,这千里巴山的沟谷山梁河湾和野地里,竟然畅通平畴,瞬间即至,贾平凹再也愁烦不了班城的遥远,劳心不了旅途的辛含。所以,如今要过镇巴,再从荔枝古道越野,你没了那些愁烦,没了那些簸跛,没了那曲里拐弯和抛物线似的起落沉浮。 

  在高寒地段的毛垭塘这一段山道如蛇行般的山地里,贾平凹精神依旧,兴致健朗,愚朴慈祥。 

  暮色苍茫而霓虹皴染着山城的时候,安垭梁山麓,沐浴着革命烈士纪念塔的壮美,沐浴着独特的镇巴文化魅力,我和贾平凹在古色古香的文化馆通道留影,精湛的大理石高贵而神逸地镌刻着贾平凹发表在《求是》杂志的美文《寄语镇巴民歌》,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审美格局,在灯影里流泻出这样的寄语: 

  “在古老的班城徜徉,这个美丽而精致的边城,真正体现了‘山水桥,路城人’的文化旅游格局,也体现了‘宜商、宜居、宜观光’的人文情怀写照。游玩其间,不知是置身于画中,还是置身于城中,一种诗意化的氛围皴染着你,氤氲着你,融化着你,也升华着你。” 

  是啊,氤氲皴染融化乃至于升华,完全体现于贾平凹的认知和足迹,也荡漾于贾平凹不知疲倦的精气神中。 

  “哦,孙孙乖,孙孙乖。”在我的书屋里,贾平凹慈祥而博爱地搂住我的小孙子,高兴地说:“来,给爷爷照像……” 

  然而,我孙孙偏就率性而为,硬说贾平凹爷爷烟味太浓,直到贾平凹灭掉烟蒂,这小子才跟贾爷爷合影留念,并叉开指头,轻松“OK”。这行头,这天真,这童趣,着实让贾平凹惊奇诧异,喃喃称奇。 

  夜深了,天凉了,被贾平凹数次言传的这个潮湿的班城,它的潮湿的特点,最终在巴山夜雨的泼繁中,让贾平凹听到了山城夜雨的急骤爽快和率性。从南乡溶洞归来,我感觉,这两山夹一沟的班城,那林立的建筑霓虹,涵盖了多少人与自然的神奇故事,我想,溶洞里,黑夜中,那些鬼斧神工的钟乳玉柱,它们已经万古不朽的昭示,其壮美无比的去挑战你的极限,去完成你的使命,去兑现你的诺言。 

  排山倒海的来,却含情脉脉地去,这是巴山夜雨独立特行的风采和柔情似水的姿态。我在大陕南崇山峻岭的腹地中,听惯了这种足音,习惯了这种离别。贾平凹将要离去了,此刻他的内心流淌着渔渡溶洞地心深处的大峡谷那条清纯甘冽的地下暗河,面对静海深流的地下河,不再题字的贾平凹,却又破例地挥毫而就,写下了“大翮扶风”的生命体验和思想境界。 

  夜深了,雾潮了,整个山城霓虹飞渡,潮湿清凉,又黑得静气而苍茫。黑夜中,有一个人在山城徜徉,在洋河岸边,在黑虎山下,在泾洋桥头,在苗乡广场,在一处夜市纷纭的农贸市场,他静静的坐在那里,要了一份小吃,点了一份炒面,那是他的最爱。他就是那么一个人,爱香烟,更爱面食,也爱镇巴腊肉,爱土豆。曾专程到耀县吃一碗小面。他人简朴,生活更简朴。 

  不忍离去,最终还是离去。7月6日的早晨,时间是九点,我送贾平凹出城,原打算带贾平凹去品尝奔奔面馆,无奈,大雨滂沱,路途弥漫,我只有临时改变主意,带他去另一家面馆,贾平凹还是老样,一进面馆,就无比兴奋和精神,而且每每食面,他都率先钦点,总捡可口的吩咐,一碗不行,就来两碗,一天不解馋,就两天或数日停留享用。这就是贾平凹,独立特行的贾平凹,生活当中的贾平凹,可爱的贾平凹。

打印|关闭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镇巴县人民政府主办镇巴县信息办承办陕ICP备13005160号

联系电话:0916-6712056投稿邮箱:zg_zb@163.com邮编:723600

  • 政务微信

  • 政务微博

  • ios版

  • android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