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日报》地心深处大峡谷

——渔渡溶洞探访记

发布时间:2017-09-13 来源:汉中日报 作者:刘德寿

  我第一次走近渔渡溶洞的时候,让我着实感到了什么叫鬼斧神工和震撼!

  面对这如此的唯美和壮观,面对这珍稀的大自然遗产,我感觉,那何止是震撼,仅仅震撼二字怎能够形容?

  据专家评估,三亿或者五亿年前就形成了珊瑚玉或者金香玉,渔渡溶洞的遗产堪称他们的祖先。你就不要说开劈鸿蒙,谁为情种,不要说上古,不要说巴比伦文明,不要说古埃及人情歌,也不要说古石器时代克鲁麦龙人的岩画,更不要说春秋战国的原野,不要说庄子在逍遥游中那种鲲鹏展翅扶摇羊角和那种大椿和小椿的气魄,也不要说秦时明月汉时关的悲壮和凄凉,不要说唐朝的李白,他的“日照香炉生紫烟,遥望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仙风道骨,如果牵强附会地缘联着渔渡溶洞,那么,老夫子在穿越巴蜀山道的时候,他或许是发现渔渡溶洞的第一人。

  这第一人,历史和开拓者要给他铸造一座丰碑。

  这就是永恒,时间的永恒,岁月的永恒,遗产的永恒,奇迹的永恒,说到底,是陕南渔渡溶洞的永恒。

  哦,千呼万唤的龙福宫,地心深处的大峡谷啊!

  扑面而来的成千上万的黑蝙蝠,它们的粪便肥沃了脚下的岩石,把坚硬的层积岩变成了温润肥沃的土地。钢筋水泥汗渍的欲望,都奈何不了他们的执着和守望。在永恒的黑暗之中,我重新诠释庄子在逍遥游中的万里云天,此时的蝙蝠,在地壳深处,因人为的惊扰,他们滑翔于深邃悬崖,却如履辽阔的蓝天,如履自由而温馨的家园。在黑暗中,时光的隧道给了蝙蝠们另外的光明,让他们在地心深处的大峡谷里自由飞翔。

  在全域旅游的美学视域,黑蝙蝠就像阅兵广场训练有素的一朵朵英姿飒爽的黑玫瑰,有序地在洞穴不远的空旷处静候着人类的光临,迎接着我们,又引领着我们走向纵深,走向辉煌,走向极致。这一群群精灵,他们果然有着使命,有着非同凡响的追求和期待吗?

  在幽玄神秘的地壳深处,黑蝙蝠引领我们前行,让我们不断地接近目标。这时候,这些高贵的黑玫瑰们,又悄悄地功成身退,轻轻地隐身于永恒古老幽绝的岩隙里,去做那永恒高古的等待和呼唤。

  按照黑格尔的哲学和美学逻辑,最纯粹的黑暗就是最纯粹的光明而论,黑蝙蝠的生命密码和文化密码是在黑暗的地壳深处寻找和享受最通透的光明。正是这种毕生的追求,我们来到云贵高原的石林,来到西王母在茫茫昆仑那玉缘传奇的爱河之中,来到雪域高原天山脚下的和田怀抱,来到“家在蓝田青山畔”的蒙泽湖边,亦来到六亿三千万年的宁羌玉带河畔,来到崇山峻岭的米仓山西部,沿着洛水河,在红色交通线上陶醉于香玉之中。

  然而,这是渔渡溶洞,是陕南横空出世的渔渡溶洞。因了它,扶拭它,探寻它,品读它,其结果,我想,今生今世,我不必再去远行,我也不会再为故乡旅游资源的匮乏而烦恼和羞愧。不是说,特立独行超群绝伦冠盖群芳的大自然遗产才叫震撼吗?但我们生活在宝地,生在福地等福人,福人等花开的审美极地,它又何止是震撼,何止是奇迹?那些玉石,那些钟乳,那些罗汉,那些铺天盖地的数亿年形成的洁白而通透无比的瀑布,那些数亿年就以一个永恒的姿势存在的人物造像,那些数不胜数的高贵而冰清玉洁的罗汉和睡佛,他们都以玉的品质隐秘于地壳深处气势磅礴的大峡谷。面对它,我屏声静息,轻脚轻手,生怕惊扰而触犯它们。那样,我的内心会受到谴责,我的灵魂也会因此而忐忑不安。

  不可否认,对于陕南镇巴渔渡溶洞蜻蜓点水的探寻,从审美的角度讲,是自己主观上的愿望。在这个难忘而情不自禁的壮美时刻,我无法揭开它神秘而高贵的面纱。但面对世人,面对朋友,面对我的根植于这片土地上的至爱亲朋,我只想说,有了渔渡溶洞的发现,有了溶洞漫长而辛酸的发展史,这片土地,它真是太金贵了,太幸运了,但它又充满着茫茫的失落和难以弥补的缺憾。所以,它太值得我们去保护,汇聚秦巴儿女的智慧,去仰慕它,敬畏它,打造它,装扮它,开发它吧!

打印|关闭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镇巴县人民政府主办镇巴县信息办承办陕ICP备13005160号

联系电话:0916-6712056投稿邮箱:zg_zb@163.com邮编:723600

  • 政务微信

  • 政务微博

  • ios版

  • android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