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日报》带着情怀写作

发布时间:2018-01-10 来源:汉中日报 作者:刘德寿

  一次沙龙雅聚,朋友都说,一年的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但往事却难尽人意。于是,大家或沉默,或叹息,或悲壮,或意气,或豪宕,或惬足……总之,一个漫长而萧瑟的冬夜,最终被月印万川的时光迷惘了,朦胧了,却又清净了,练达了。

  这时候,我浅酌辄止,让灵魂在情怀依旧的原野上,万千思绪地连樽带酒和月吞,轻松畅饮了这个年末一言难尽的最后一杯苦酒。

  难得糊涂的岁月,我想起唐寅《落花诗》所云:“深院料应花似霰,长门怨锁日如年。凭谁对却闲桃李,说与悲欢石上缘。”在浩浩荡荡的历史文化长河中,一切功名利禄,都将烟消云散,种种的缠绕都归于虚无,“公是公非”的执着只能是徒增烦恼。唐寅这位“懒于着鞭的人”,冷眼看花开花落,而心中的莲花永存。

  但是,青山自青山,白云自白云。高风绝尘,意入飞云的时候,我还是独旅寒愁,在苏景园浪漫与高古的旖旎中穿越,气势如虹的体育活动中心,在新馆的落成和其座谈会上,我依然用三句话来概括了它的时代格局:即精神文明的窗口,文化寻航的重镇,非遗传承的基业。

  难以忘怀,在古老的班城,全市贫困区域文学戏剧培训班刚刚结业,我即走进新建艺术馆得天独厚的里程碑中。那一刻,空旷而恢宏的门厅,“汉中市书画展览”的标志性文化符号,惊诧而澎湃地涌入视域。整个大厅,沈鹏先生的墨宝,就像徐渭的“墨戏”一样,笔致飞动的淋漓而雅逸地渗透和荡漾……

  置身于文化寻航的生命之河,我感觉,市群艺馆,真正的艺苑集美之地,古老的文化,它终于开启了中国梦中文化自信的理想航船。

  融入画廊,检视、沐浴、品读,许多风格各异,但又不失传统和古法的名城精品,在进京的风骚与艺术的拓展之中,早已将汉水的渊源博采得情怀深深,淋漓许许,生命高翔。

  倘佯书画长廊,就如同在空山新雨后和古藤缠绕中,从天汉大地走来了老中青耕耘沥血的艺术骄子:裕德、新云、妙华、李王景、全生、智明、俊惠、莫非、维宾,还有功力扎实的代显平和梨花雨中的李大庆。尤其裕德、妙华、李王景、新云的参展作品,神完气足,内力深厚,给人浩浩落落,时饶逸韵的艺术感觉。当然,我在李王景的那幅画中沉思,李

  王景之作可真是浚发新思,简单的构图其实

  有自唐代张志和以来和元代名人画家着意的《渔父图》之旧式古典,又有画家生命体验的今典之生活印痕。李王景于其中置入“拗思”,他既不画打鱼的情景,又不画乐在风波的闲荡,画渔夫而不见渔夫,只有月影淡淡,江雾蒙蒙,一派大智若愚的朦胧幻影。此时,我再次想起唐寅一幅已经失传的画题诗:“三十年来一钓竿,几曾叉手揖高官。茅柴白酒芦花被,明月西湖何处滩?”李王景正是这样,他在元代以来的文人画中熏陶自己。

  就因了“大智若愚”,这个非同一般的进京书画作品展览,就有了底蕴,有了品位,有了高格,有了思想,有了天汉大地人文的壮美和文化寻航的深邃内涵。

  归根结底,藏龙卧虎的秦岭南麓,文化名城的大手笔,是年末岁尾市委、市政府高瞻远瞩的“终身艺术成就奖”的横空出世。郭荣章、刘光朗、高裕德、王蓬、赵世均,他们是汉水文化的举旗人,他们用毕生的诉说和写照,鉴证了文化名城的气韵和生动。

  杨克曾说:一个诗人必须“留存”或“镌刻”他的时代,哪怕所写的是再世俗不过的生活,发现诗性就意味着神性写作,将生活场域转化为精神领域,这就是一个诗人的使命感。而我读镇巴青年作者周维波诗集《涅木般时光》就有这样的感觉,在灵魂和情怀的写作中,周维波用诗性的眼光展示了他的爱憎。因此,周维波的爱憎是去世俗功利,去知识拘牵,去是非争斗,强调无羁绊的心灵状态,而不是去除人间关怀。相反,他要在更高的层次上展示生命的终极关怀。

  这就是“山水镇巴,民歌之乡”系列文化旅游丛书的魅力所在。我们之所以如此作为,如此让灵魂带着情怀写作,一部分是初心和使命的原动力,一部分却依了道家哲学的内涵审美:“静能了群动,空能纳万境”。我们以飞鸿灭没为最高美学追求,是为了表达“鸿飞不于人间事,山自白云江自东”的心灵自由。

  历史上对诗人的诗作常有“史诗”的评价,认为诗人创作的诗歌内容反映或者再现了那个时代的历史。从客观的角度看,诗歌是有这样一种价值。不过,我相信任何“史式”的艺术都饱含着艺术家思想的回环以及灵魂的舞动。之所以如此,它极大地涵盖了作家和艺术家人格的高逸和情怀的厚重。在此,我时常沿着古老的班城,在夜阑人静之时总要静静而孤独地探寻,也就时常感到,这绿水回环的班城,不仅在于云林的幽绝处,更在于枯拙萧散处可见其别致的秀隽,亦可在寒山瘦水里欣赏它水墨皴染的万千虹霓。于是,“一河两岸”的构图就有了艺术的空茫感。我几时俯瞰,几时盘点,几时眷恋,都感到灵魂深处,一痕山影在远处绵延,并时时将自己的情怀导入一个悠远的世界,疏林阑珊,逸兴鸟飞,山在溪中,溪围山在,山水都无痕,使其黑虎和安垭都没有一个定在,似乎那树,那亭,那数叠洋水,数座心桥,都随着水流荡着。而艺术家们却以疏松的笔触,在班城执政者的使命和情怀之中,轻轻地划过绢素,如飞鸿轻点水面,没有官僚,没有形式,没有一丝一毫的故着。

  就为此,这深深的故乡情怀,让我数年如一日地用情怀写作,让灵魂讴歌。但是,“老夫伤处少人知”,我的伤处是其艺术的原动力,是我创作的源泉,也是我人生哲学的内在支撑力。

  我因此而感念而努力而尽善……

打印|关闭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镇巴县人民政府主办镇巴县信息办承办陕ICP备13005160号

联系电话:0916-6712056投稿邮箱:zg_zb@163.com邮编:723600

陕公网安备 61072802000109号       网站标识码:6107280012
  • 政务微信

  • 政务微博

  • ios版

  • android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