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巴文化的造山运动

发布时间:2018-07-04 来源:汉中日报 作者:刘德寿

  编者按:文化的作用不仅在于为经济建设提供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还在于对提高人的文明素质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镇巴县在创建文化先进县的历程中,历届党委、政府和当地的文艺工作者前赴后继,把繁荣发展地方先进文化作为衡量社会进步的主要指标,使该县的文化建设新人辈出、佳作折桂、好戏连台,呈现出百舸争流勇争先的势头,其创造的有益经验值得借鉴。

  扶贫扶智中,文化扶贫尤为重要。步入扶贫领域快车道之际,5·19中国文化旅游日镇巴分会场,那种全民参与、万人空巷、群山沸腾的广场民歌扣人心弦震撼灵魂的壮观场面,传递着镇巴儿女热情质朴的精神和文化自信。面对如此震撼的文化氛围和开幕式场面,市委常委、副市长谢京帅深有感触地说:在镇巴,她度过了快乐的时光,也体会到了镇巴文化的真正魅力。

  那么,什么是镇巴文化?镇巴文化的魅力究竟在哪里?如何深层次地打造和煅铸镇巴文化的优秀品质,如何在精准扶贫的深水区和时代梦想的拐点上寻找镇巴文化独树一帜的里程碑?说到底,如何推进镇巴文化的造山运动,以此来吻合县情民情和人文发展的深度和广度?

  作家和作品是一个时代精神风貌的再现。著书立说当成为这个多元化时代神圣而伟大的职业和崇高的精神追求。该县提出的一本书,不是指文化大县一年一度就一本书而已,特指精品工程。我们处在《创业史》《张居正》《平凡的世界》《白鹿原》《秦腔》这样一个优秀作品和人才辈出的伟大时代,镇巴文艺工作者也应该与时代同步,冲刺逾越秦岭走过潼关面向全国的精品。一部书或系列的书,它是民族的,又是地域的,是思想的,又是生命的。镇巴本土文艺工作者的五个一工程获奖书目,是具有广泛的读者群的读物。这部作品,它穿越历史,走过荒原,滑翔深海,在古老土地上涵盖了文艺工作者的生命体验,它代表了镇巴文艺工作者的整体实力,它丰富了哲学、美学、文学、艺术学、民俗学及历史学的智慧库。它像《镇巴民歌总汇》一样的大气、实用、耐读和传承,并由此而闪耀出朴素和宁静的壮美。从理论上来说,它具有特立独行的思想者和贯穿作者生命体验的生活碰撞;从哲学的观点看,又始终处于既是审美的,又是辩证的哲学境界。它无疑在充满激情地歌颂沸腾的现实生活壮丽的人生画卷,深刻地揭示社会矛盾和大千世界的万千气象。镇巴的文艺工作者为了这本书,数十年痴心不改地奋斗、坚守、耕耘,诸如蔡茹桂、谭启九、刘光朗、胡远清、石清华、胡定安、肖刚顺、康华伊、董润芳、陈军、梅冬盛、周孝德、郝明华、王富坪、王帮斌、彭光琴、胡明富、向成忠、杨盛峰、江成云、郝明森、周琼、袁友强、袁永强、郗真文、周国平、宁文海、张新林、王兵、姜宗祥、陈登科、赵成保、张福荣、梁红梅、高短短、周维波等等,在文学艺术的百花园里,他们把青春乃至于生命的全部,都贡献给了镇巴的文化事业。

  为了这本书,2011年,中国散文年会在镇巴召开。年会的召开,使这片土地成为中国散文年会的创作基地。为了这本书,2017年,首届镇巴扶贫征文颁奖活动和散文专著《风从巴山来》《班城散记》作品研讨会在镇巴山城如期举行。会期,贾平凹、沈奇、朱鸿、冯积岐、张虹、李汉荣等国内文坛代表人物云集镇巴,再次展示了这片土地的神奇魅力。为了这本书,多部专著如《大巴山纪事》《光棍梁》、《过街楼》《穿越时空的追捕》《在孩子与一朵花之间散步》《树影书香》《庄周梦蝶》《邃谷探幽》《倚窗看红尘》《涅木般时光》先后脱颖而出。为了这本书,胡远清《山的启示》和新锐诗人高短短先后在《人民音乐》和《人民文学》等国内最高音乐和最高文学殿堂亮相。为了这本书,本土电影《风雨天池寺》《镇巴女子》《陕南往事》连续创作拍摄并搬上银幕与观众见面。新的影视收获提升了这片土地的文化内涵和艺术品位,让镇巴成为了新的影视创作拍摄基地。

  在相继获得全国文化先进县和“中国民间艺术之乡”荣誉称号的同时,近年来,一馆一院及“巴山深处百灵鸟”县文工团又先后获得全国文化工作先进集体,镇巴民歌也荣登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纵观历史,班超食邑地让投笔从戎的班超精神,自始至终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闪耀着思想和理性的光辉;章草大师王世镗让这片土地风流千古,底蕴绵长;新文化运动的创始人沈伊默先生,在汉桂飘香的班城把横绝古今的童年梦想留给了这片星耀九州的土地。在此基础上,一台戏的提出,它是基于县情、历史和所取得的成果,高瞻远瞩地提出了更高的目标。纵横历史,关注现实,呼唤未来,走过六十年光辉历程的“巴山深处百灵鸟”愈来愈显示她贴进生活、贴进时代的灵魂需求。历史上,这片神奇而古老的土地上,有一批享誉三秦乃至全国的优秀舞台艺术人才。马骥家、刘光朗、胡远清等等,他们把镇巴民歌、镇巴山歌剧、镇巴地方戏曲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像马骥家、刘光朗这样的艺术人才,他们当之无愧地成为镇巴历史上的舞台艺术绝配。如今,骥家老师已经作古,但光朗先生依然在其舞台艺术和民歌生涯的广袤原野,老骥伏枥地苦苦耕耘。而胡远清,仍然在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在音乐创作和民歌理论研究领域境界高迈、独辟溪径、见解超群。历史上,这三架马车,都在人民音乐的最高殿堂一展丰采,魅力远航。于是,镇巴文化的一台戏就有了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和自豪神逸的人文根脉。一台戏的提出,是缘于传统文化的流脉而水到渠成。县委的导向,政府的抓手,群众的参与,队伍的壮大,是堆垒一台戏的生命金字塔。

  问题是,一台戏的诞生和打造,它不是无缘无故的结果。我们曾说,经济搭台、文化唱戏。这除了一个地区的整体经济实力和发展水平,它应该和这个地区的人民群众在综合素质和文化厚土上的追求成正比。所以,前些年,我们先后推出了《秦巴山水间》和《巴山深处我的家》以及《风从巴山来》三台舞台情景剧。但依个人之见,这三台节目尚缺乏创新意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戏剧创作,它虽对文工团近六十年的光辉历程有过较为完备的归纳和集中展示,就像《风从巴山来》一样,完全是一幅世外桃园、民风纯朴的乡村牧歌图,是典型的中国农村和乡村文化的写照。但从历史的角度看,从人类灵魂的原生态考量,从寻根文化和生命归宿的思想高原上挖掘,这些情景剧在时空领域尚缺乏穿透力,对人性和人道的刻画和张扬不能形成完整的思想体系。历史的纵深感和时代的风情画没有形成精神的高地和时代的矿脉。但是,在我们提出一台戏的目标下,情景剧《风从巴山来》的成功演出,却为我们发现了人才、培养了人才,也奠定了镇巴文化的后续发力和绵延基础,就像《红梅岭》一样,真正殷实了作为一台戏的积淀和传承问题。于是,一群崭露头脚的青年演员气宇轩昂地向我们走来。其中,王帮斌、彭光琴、田洪涛综合实力又相对全面和臻美。尤其彭光琴的超拔脱俗,成为陕南民歌的一颗新星,是这个时代继刘光朗之后又一高翔三秦大地的陕南民歌希望之星。在镇巴文化工作座谈会上,一位实力派作者说得好,他说金字塔最光辉的顶点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由众多的基石、土坯和多方面的原材料一层一层地、一块一块地、由大到小地、由多到少地慢慢堆积而成。也就是说,绚烂而高贵的金字塔越到巅峰越小,但这充满着人类灵魂的无限智慧和闪耀着理想光辉的塔尖,却是由众多默默无闻的基石堆垒而成。堆垒的结果,镇巴文化的造山运动,是从首届汉中文化艺术节广场艺术表演“送郎当红军”荣获特等奖的九十年代初期开始,就一点一滴地先后唱响于中南海,唱响于世博会,唱响于星光大道,唱响于新马泰诸国。如今,镇巴文化的全方位发展,已经名贯九州、响彻三秦,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于是,撑旗人有了,团队有了,陕南民歌的新星也诞生了。接下来,我们就应该这样商榷,利用镇巴文化的独特资源来创作这一台戏,丰富这一台戏,实现这一台戏。你见过在经济困难时期,一位县委书记为陕南歌王的专题音乐晚会亲自募捐吗?见过,镇巴见过!他就是郑宗林同志。你还见过一位县委书记带队考察文化,带病去茫茫大漠、红色圣地交流学习取经吗?见过,镇巴见过!他就是曾经的县委书记刘君同志。你还见过一位县委书记对一篇文章、一台剧目乃至于一份本土文艺刊物《山之魂》的命名都要审定推敲和鼎力支持吗?见过,镇巴见过!他就是为镇巴今非昔比的宏伟蓝图绘制者之一杨彦生书记。你还见过一位朴实的领导,他从县长到书记始终对镇巴文化的品牌痴心不改,大会小会讲文化,呕心沥血抓文化吗?见过,因为他至今还在镇巴,至今还在这片神奇而古老的土地上默默无闻地奉献,他就是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赵勇健书记。同时,你还见过新年上班的第一天,一位县长冒着寒冷去看望文化战线的同志们,并带去祝福,送去精神,留下风清气正的发展理念吗?见过,他就是一直都在任重道远地坚守,一直都在任劳任怨地付出的叶稳太县长。同时,在文化和文化产业以及文化扶贫跃上新高度的山道上,历届财政人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因为,他们说:“财政再穷,也不穷文化。”这就是贫困山区财政人面对文化和本土文化自信以及扶贫扶智作出的庄严承诺。那么,有这些强大的精神支柱和思想动力,镇巴文化的广阔天地,才任由我们追寻和腾踔。而这种文脉的形成,对于一台戏在舞台艺术领域的精品形成才有了足够的底气和先决条件。

  除此,政府搭台、文化唱戏的百姓舞台亦是处处生机,上下联动,一派欣欣向荣。这里,我们仅以民歌广场的月月喜相逢大型文艺晚会舞台为例,在如风如水、扯起风帆的造山运动中,我们数十年如一日地部门联动,县乡契合,自始至终把月月喜相逢做成规模,做成可持续发展的文化品牌。先后投资上亿元,分别建成了三乡文化的三个大型文化活动广场,即民歌广场、苗乡广场、红军广场,并由贾平凹先生分别题写了“民歌之乡”“苗民之乡”“红军之乡”的三乡文化匾牌。围绕这些品牌,我们在视域空旷的民歌广场建成了“月月喜相逢”大型广场舞台艺术场所,使古老的班城最终成为了人心向善、百姓共舞、众星捧月的文明成果的精神荟萃之地。

  今天的镇巴文化现象,无疑是该县的标志性品牌。纵然,山水园林的打造,城乡一体化规模以及教育、医疗卫生扶贫已经迈入全国先进行列,但它依然离不开文化的支撑、文化的浸润、文化的载体。所以,文化的软实力,它渗透了人类灵魂的血液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它如风如水,它潜移默化,它在国家和民族尊严的制高点上,始终漾溢着无穷的精神星空。

  然而,对于镇巴文化的独特魅力来说,我们需要的却是尊严,是信心,是标志,是沿着既定的文化繁荣目标坚定不移地崛起而奋进。虽然,在文化服务的宗旨上,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收获和经验。但我们始终认为,镇巴文化的短板,镇巴文化的尊严,镇巴文人乃至于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自信至今还没有完全释放。这是因为,在精准扶贫的山道上,随着镇巴文化造山运动的崛起,镇巴就应该早日托起一座宏伟壮观的高雅艺术殿堂。

  综上所述,镇巴文化的魅力和镇巴文化的造山运动,除了深厚的传统文化积淀,它离不开一批又一批文学艺术工作者理想高迈的文化魂;它离不开肩负历史使命一届接着一届干的公仆们高瞻远瞩的文化自信和传承,更离不开世世代代的镇巴儿女纯朴的精神文明向往和不甘贫瘠落后的人文精神追求。

  这就是过去、今天和未来的镇巴文化。

打印|关闭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镇巴县人民政府主办镇巴县信息办承办陕ICP备13005160号

联系电话:0916-6712056投稿邮箱:zg_zb@163.com邮编:723600

陕公网安备 61072802000109号       网站标识码:6107280012
  • 政务微信

  • 政务微博

  • ios版

  • android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