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巴山林诗四首(并序)

发布时间:2018-11-13 来源:在班城 作者:张新林

  岁在戊戌九月,得友相邀,聚四十余人访巴山林。久闻巴山林在城西北,路远百十余里,上有原始密林,传说丰富,尤其天坑大名,心驰已久。略事准备即欣然前往。

  及至临行,天降微雨,久而愈大,渐寒。然多数人曰风雨无阻,于是冒雨谈笑而行。驱车至山腰,云雾渐浓,几不能见,大家屏息敛声,以过险境。至山顶,微雨犹落,寒冻逼人,宿林场,立添衣。

  稍憩,午饭至,大家分席而宴。家常小炒,尽皆可口。热茶入腹,寒意渐退,便意兴盎然,结队出游。或乘车,或徒步,皆着雨衣而行。

  余偕六、七人,徒步。山岭初见斑斓,黄绿杂陈,可谓秋色半妙。屋旁有农作之妇,园内有拱食之猪,坡间有啃草之羊,树下有拾栗之人。入林寻天旋天坑,路湿泥滑,衰草附泥。至林中,落叶覆径,须臾及至。坑口阔数丈,深约百米,腹中空大,如罄口。故立边缘,可直视其底,隐约有水潭。人虽倚树石,伸头侧目之间,既觉心悸,亦添惊险壮绝之感。因四壁悬空,闻有探险之人,以绳索系树,方攀爬可下。坑口树大枝密,横斜交错,在掩映之中,半隐半现。同行交口呼奇,捕光捉影,流连再三,兴足方去。

  后又至倒洞、凌冰洞、梨溪坪诸处。向导资料详熟,典故传说,娓娓而谈,大家赞奇称异。尤其梨溪坪,方圆两三里,散居十多户人家。村落若隔世而存,干净素朴。到此处,我等忽变尘外俗客,扰人清静。

  日暮,餐林场。肴馔丰盛,滋味可口,座中斗兴不斗酒,斯文儒雅中,颇有游乐之趣。天早黑,围火炉而坐,于荧屏观美景,赏剪裁之匠心。

  余之三友,久不聚谈,忽遇此聚,谈兴大开,斗室之内,夜深方休。松风吹窗,枭鸣入耳。一夜酣寐,至晓方醒。简餐毕,微雨已收,烟云渐散,已有晴朗之兆。大家心甚欢喜,备足水粮以访圈子崖天坑。闻说这是少有的几大天坑之一:口径大——528米;位置奇——山巅之上;形状怪——如巨人之脚;成因谜——科考暂无解。

  林中路湿,一时难干,兼羊踩牛踏,步步难行。于是人人柱竹杖,翻栅栏,避旱蝗,分榛莽,钻茨竹,行深山密林中。入林渐深,苍苔附于枯木,腐叶杂于衰草,长须挂于枝柯,藤葛缠于老树。行十余里,即出山林。

  头上蓝空白云,眼前草地青青,令人目亮神爽,这便是仓垭草甸。东西宽处数百步,窄处不足百步。南北狭长,约莫二三里。草甸上大牛闲立,见人而不惊;群马游走,避人而远去。

  圈子崖天坑,便在草甸之边。天坑一面绝壁,已清晰可见。然要近观,必沿山而上,虽说就近,也要半辰功夫。已到眼前,岂可放弃?又数人前往,终得睹天坑面目。

  果然是雄奇壮哉,三面巨壁,虽未向下惊视,然险境慑人胆魄,已可想象。唯立足一方,下有小径一条,直探谷底。奇心难禁,攀附而下。谷底草木芜杂,却无巨树。大石相累,不知年月。有几巨石,纹路如木,或曰是树之化石,想必年岁之久远,也是沧海桑田,以万年计。最低处浅草覆盖,不见水迹,唯觉土面松软,用脚力震,地面颤动,以知地下必空,或积水也。坑底如巨人足迹,我们所落脚处,正在足跟,而向足掌方向,植被茂密,且是斜上之势,绝壁掩立之下,树木茅丛有恐怖诡异之状,或有走兽藏身,未闻有人敢进。

  出天坑循原路回草甸,此地开阔,正好合影留念,尽兴而返。归途为求新鲜,大家决定沿草甸出而重新寻路。此处原有人家,自搬迁后,已无人烟,尚有原居民搬迁后遗迹。走约二三里,便到草甸尽头,刚才所惊马群,到了此处。见人而来,又避于山林之边。路遇三树山梨,初遇之梨小而味淡,唯最后一树,大而甜,摘无数以充饥渴,余者加重行包而无怨。皆因山野果蔬,质净而味纯,不忍舍弃耳。

  离草甸,入山林,道路交错难选,怕进入歧途,年轻人一马当先,摸索试走,终寻得出山之径。一路木竹茂密,几乎不见天日。巴山木竹,亦是大名鼎鼎,无意窥见,名不虚传。出得密竹林,即是开阔大道。年逾花甲之老者,仍不输兴致,劲头犹足,言谈之间,风趣横生。

  驻足回望,圈子崖峭壁正沐秋阳,更添壮丽,犹思入绝壁之路,踞高视下,是何等壮观险绝。

  驱车既回,大家诗趁雅兴,文随意至,兴尽而归却文思未尽。我亦不避粗陋,勉力吟咏,拙成四首,以记此二日行。

  访巴山林

  如云胜友邀雅行,亦慕巴山有奇名。

  车向云中惊雾重,人于岭上怯衣轻。

  探幽寻胜披微雨,拾栗穿林过笑声。

  晚宿归餐茶正好,还裁佳景入荧屏。

  天旋天坑

  谁道天机陷阱深,猎晴猎雨猎星辰。

  环围百丈高低树,垂落千尺进出云。

  常结为邻有走兽,偶呼来客是樵人。

  饥餐黄叶渴饮雨,原本天心是素心。

  仓垭草甸

  为访天坑圈子崖,杖行十里过仓垭。

  云天明净洗尘性,岁月幽扬远浮华。

  野树山梨谁是主?大牛草甸即为家。

  迁居不见炊烟后,迷落荒村飞暮鸦。

  访圈子崖天坑

  巨人一脚蹋山巅,头冲北来尾向南。

  不知巨人去何处,遗痕留此万八年。

  踩损山缺留一径,踩落三方绝壁悬。

  绝壁森森深几丈?老木苍苍几风霜?

  但见青苔生古树,藤缠葛绕架密网。

  壮树枯死化成石,矮松犹恨未长长。

  过午日移渐昏昏,至暮心寒更沉沉。

  也闻山枭鸣凄厉,又疑熊豕忽现身。

  纵使晴明皎皎夜,孤月或敢探奇珍。

  匆匆未足留尽兴,猿攀归去走泥泞。

  密箐蓬头曲腰过,湿路滑滑倚杖行。

  行中宿老四五人,往返何曾输年轻。

  来时犹憾惜微雨,归去愿足已天晴。

                       四山秋色已半妙,几句拙吟亦初成。                    

  

  

 

 

  

  

  

 

 

  

  

 

打印|关闭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镇巴县人民政府主办镇巴县信息办承办陕ICP备13005160号

联系电话:0916-6712056投稿邮箱:zg_zb@163.com邮编:723600

陕公网安备 61072802000109号       网站标识码:6107280012
  • 政务微信

  • 政务微博

  • ios版

  • android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