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日报》寄情那片山水

发布时间:2018-11-28 来源:汉中日报 作者:刘德寿

  接二连三的细雨、小雨和中雨不停地落下,整个巴山林南麓河水喧哗,雨雾中,弥漫峡河两岸的湿气也更加凝重。这时候,鹊不叫,鸟不鸣,那些层层堆垒的绿叶,在如泣如诉的颤栗中渗透着无尽的烟雨和苍茫。

  在白果坝村扶贫,我仿佛回到了从前,回到了老屋,回到了上世纪60年代的岁月里。出乎预料的贫穷,出乎预料的荒凉,出乎预料的凄苦,让人寒心和痛苦。在决战脱贫攻坚的扶贫路上,白果坝村的真实面貌让我为之动容。

  当时,我猜想,古人所说“车到山前必有路”的人生自信要被否定。果不其然,雨雾中,这山陡林密的穷山坡上,你要寻出一条路来,那还真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啊。虽然,有前贤曾说,世界上原本就没有路,只因为走的人多了,才有了路。就算是这样,我作为白果坝村的扶贫干部,也是数次履历了这样的荒山野岭。但雨雾中,我依然释然不了这穷山恶水的光棍村原有的荒凉和苦涩!

  这样的雨天,这样的稀泥烂路,泥石流遍地,要寻找那些被荒芜的小路谈何容易?于是,我们一面登高望远,一面寻找隐身于荒草之中的小径,直到许久,在离开公路沿线而渐行渐远的山坡上,我们才找到通向密林深处的生命之路。爬涉中,偶有两块台地或坡地,半熟的土豆和病怏怏的玉米苗,也无精打采地缺少营养,在缺少肥沃土地上焉焉地生长。

  记得,半山坡里,有两户人家,前陡后雄,房屋虽一色的青瓦,但破旧不堪,四面风嚎,虽小心入室,却是黑咕隆咚,家徒四壁。

  再往上走,路越细,林越密,仅有的一条小沟,山溪充盈,草色青青,挂满许多雨滴。途中的山道上有一小水坑,前来接应我们的贫困户说,这个水坑就是半山坡上那两位留守老人的饮水源。我一看,水质倒也清澈,充满着固有的原生态和古老。水坑的山道上有一只孤独而寂寞的黑公羊,被主人拴着。见了客人,不停地“咩—咩—”的呼唤。对此,驻村第一书记唐智波说:“这头黑公羊就是我笔下那只远去的黑公羊了。”但我立马申说:“这绝不是我家当年的那头雄壮健硕的黑公羊啊。”贫困户朱富才热情地告诉我们,他养了27只白山羊,这头黑公羊是唯一的种养,之所以单独放养,是产下的羊仔存活率太低。

  在朱富才的向导下,拐过一个平缓的垭塘,塘里有一水池,池水浑浊,面积略小,但却喂养着朱富才投放的500条小鱼,经过饲养,存活率在80%以上。估计年底投放市场。

  他们这个村有86户贫困户,大部分都是留守老人和光棍,甚至还有大批的五保户,脱贫攻坚政策很好,但他们迟迟不肯搬离故土,不愿离开老屋,也不愿同儿女在交通方便的公路沿线和集镇移民搬迁里集中安置,所以,白果坝村有很多这样的贫困户,儿女搬迁后,留守的许多老人便成了自然村的贫困户。

  其中,朱富才和刘树安等多户这样的典型代表,就成了白果坝村脱贫攻坚的难题和隐患。这个村独特的地理位置,是青山连绵的一河两岸,但它的沟壑深不见底,两岸也是遮云蔽日的崇山峻岭,所有的村民,在乡村公路尚未开通之前,世世代代都住在前逼坎、后逼崖的山坡上。有些在峻岭横贯的山顶上,丘年四季,不出深山,不离老屋。所以,在二十世纪的新中国,这个村竟然还有20多位老光棍,在度日如年地固守着祖祖辈辈的老屋。

  好在像朱富才、刘树安这样的稍有文化的贫困户,他们在故乡情结和乡村精神的守望中,最大的优点是懂得感恩。你问他,他说他吃穿不愁;你问他,他说他教育、医疗、住房有保障。他们之所以留守下来,之所以乐滋滋地住在老屋,之所以不厌其烦地享受政策,享受扶持,享受产业,享受关爱,一方面是对故土的依恋,一方面也是朴实的家国情怀所致。那就是,在感恩的基础上,他们要力所能及地创造和生产财富,用现有的人力,现有的土地,现有的家园,用百年老屋来减轻党和政府的负担。

  院落不大,三间正房,两间厢房,依然是泥墙土瓦,这就是朱学孝的老屋。院内有3户贫困户,朱富才是其中之一,他养了3头猪、27只羊、500条草鱼,是目前村里尚为温饱的富裕户,只是年龄偏大,又缺少劳力,政府便将他纳入贫困户安置,先是移民搬迁,然后产业扶持,教育、医疗紧紧跟上,他就成了最具代表的“两不愁”、“三保障”的贫困户。朱学孝不同,他年老体弱,耳聋道听,子女外出离户,他不愿前往,一是舍不得这两间破漏但温馨的老屋,一是尚能自理,生活悠闲,一人喂养17只小鸡,肥猪300余斤,舍不得卖,也舍不得吃,尽作一种自创财富和精神寄托。更为惊奇的是,3户人家,惜惜相依,1个院落,共同1个灶房,1户煮好,3户共用,这是扶贫路上少见的亮点与和谐。难怪,3户门前,对联贴得鲜艳,大有喜事临门之气象。

  扶贫扶智,文化扶贫是脱贫攻坚的重要一环,抓扶贫工作,也像抓文化工作一样,那么,仍处于深度贫困的百姓就有希望了。

  雨雾中,我们在稀泥烂路上吃尽苦头地原路返回。尤其途中,我们力所能及地帮先前走过的两位贫困老人清理了院坝,打扫了部分垃圾,然后,如释重负地返回村委驻地。

  归途上,我在想年底之前,久居山林的贫困户,将全部搬进山下的移民新区,生活环境变了,条件改善了,温饱随之解决。重要的是,他们长期久居深山,思想、视野受到限制,扶贫扶智,改善他们的精神面貌,将是摆在面前的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作为从事文化、教育工作者,感到肩上的担子格外沉重。

打印|关闭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镇巴县人民政府主办镇巴县信息办承办陕ICP备13005160号

联系电话:0916-6712056投稿邮箱:zg_zb@163.com邮编:723600

陕公网安备 61072802000109号       网站标识码:6107280012
  • 政务微信

  • 政务微博

  • ios版

  • android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