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登黑虎梁

发布时间:2019-12-30 10:41:00 来源: 作者:吴学宏

  在“两山夹一川”中,深藏着这样一座美丽的边城,两山是西边的安垭梁和东边的黑虎梁,一川是从南至北流淌的泾洋河。沿河设城,镇巴县城房屋挤挤挨挨,密密匝匝,在山谷中一字排开。 

  上黑虎梁的道路多如牛毛,我们选择的是一条资深爬山者的道路,从班超园的对面临山两户人家房屋的夹缝中出发。 

  先是几级高低不平的水泥梯子三环四绕,然后是斗折蛇行的蜿蜒土路,开始时坡度很大,没走多时就气喘吁吁,汗珠直冒。只容一人行走的小径,上下行人需侧身让过。小路两边杂树丛生,植被茂密,绿枝婆娑。青翠的劲竹和棕榈树傲然独立,高大的槐树挺直了腰杆。路边兀立如拦路虎横卧的怪石,倒伏的树枝可暂做休息,这条路以前还要险峻陡峭,后经县中医院的一位好心大夫加以修缮,才大大方便了游人。 

  路上不时有裸露的树根,盘根错节,横在路上,时刻提醒人们要注意脚下的路。林间,不知名的鸟雀啁啾跳跃,山下传来各种声音,有“轰隆隆”的汽车声,各种喇叭和音乐声不绝于耳。 

  山路十八弯,一个坡度平缓的小坝子映入眼前,石坎幼树,青藤缠绕,历历在目,恍入世外桃源,让人舍不得离开。路上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像雪花铺满了小径,又似洁白的棉花。时值五月,春暖花开,是吹来的柳絮吗?打量四周,周围没有一棵柳树,不得其解。 

  经过奋力攀登,终于走上了一片茂密的松树林,遮天蔽日。暮色而起,松树林间有用红布结成的吊床,一汪水塘满浮着绿萍滋润着丰腴的土地,踩在松软的松针上,再往上走,踏上一条横碥路。路的内侧,高大巍峨的黑虎楼静静地耸立。 

  站在山顶广场,苗乡美酒迎客人的俊俏的少女,恭候我们多时。县城灯火璀璨,火树银花不夜天,一河两岸的灯光如彩带,似光弧,影影绰绰,美不胜收。 

  下山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夜色苍茫。我们走的是另一条经典线路,沿着柳林沟的公路走。四周寂静,远处传来几声狗吠,虫子在路边低吟浅唱,发着绿莹莹光的荧火虫从身前飞过,似乎一伸手就可以捉到。没有月光,只看得见白蒙蒙的路面。路上的游人稀少,偶尔一辆小汽车呼啸而过。 

  走到一个拐弯处,一个黑影突然从公路边的斜径里钻出来,一人多高,我疑心是不是碰上了狗熊。立刻握紧了双拳,站在公路上,本能地要进行正当防卫。 

  这时候,一辆小汽车从我们身边经过,白晃晃的大灯照射下,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农手提一把明晃晃的弯刀(砍柴的那种),身上背着几根粗实的木棒。眼睛惊恐地盯着我们,似有歹意。我和朋友几乎趔趄,惊魂未定地快速溜到公路的另一边,急急地经过。我和朋友同时认为,今夜遇上了拦路抢劫的“棒老二”,小车的灯光帮助了我们,才使“强盗”不敢贸然下手。 

  我俩加快了步伐,朋友说:“我们朝下走,碰到人一定告诉他(她)不要上山了”,我同意了朋友的提议。走了不到一百米,迎面走来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子。 

  女子身体前倾,奋力地向前走。朋友马上善意地提醒了她,她非常感激,转过身来,和我们一起下山。 

  她一路与我们说话,十分的健谈。问了问我朋友的名字,大喜过望,原来她是朋友的一个多年未见的同村平辈妹妹。朋友青年时从家乡小镇出来,在外吃过很多苦,如今已是一名成功人士。兄妹相见,分外欣喜,两兄妹谈了很多熟悉的人和事。 

  碾子姑娘热情大方,爽朗外向,美丽多情,她不时地与我交谈几句,路边汩汩流淌的小河似乎也在专注地谛听我们的说话。三人发出感慨,真是好心换来好报,在这寂寥的黑夜,兄妹竟然相见。近五公里的返程路,我们用了不到五十分钟就回到家。 

打印|关闭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镇巴县人民政府主办镇巴县信息办承办陕ICP备13005160号

联系电话:0916-6712056投稿邮箱:zg_zb@163.com邮编:723600

陕公网安备 61072802000109号       网站标识码:6107280012
  • 政务微信

  • 政务微博

  • ios版

  • android版